4
头图

转眼间,二〇二四年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才想起来结二〇二三年的账。一年前立的 Flag 已经被遗忘了,一个也没完成 ——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当初一个都没立。

回顾这一年,平平淡淡,碌碌无为。似乎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但回顾下来却找不到什么闪光的东西。有时候会失眠,脑袋里总有一些东西挥也挥不走,压也压不住。不过大部分时间里,咖啡加奶茶也止不住沉沉的睡意,只有胃时常在夜里把我唤醒,埋怨我又把糖吃多了。怎么办呢?脑袋根本不想装知识,只想要多巴胺。儿子长高了,过了春天应该会比我高出一截,不过我的血压也高了,不知道过了春天还压不压得住。蚂蚁森林开始荒废,毕竟不能老是靠“偷”。运动少了,身体比去年更怕冷了,连肝都穿上了脂肪。肾偶尔会隐隐地提醒一下子:“多喝水,不然给你搓几个球”……

曾经,我会闲暇时、在睡前,安静地看纸制书。手中一定是要拿枝笔的,时不时地会在面前的 A4 纸上写几行字,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或许就是单纯的抄书上的句子。靠在床头看书的时候,写字不太方便,但笔还是要拿的,时不时的转转也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书变成了手机,有时候也拿笔,但已经从中性笔变成了触控笔。睡前靠在床头的姿势也变了,变成了侧躺、半靠,或者窝进被子。纸制书变成订阅号,再变成小视频 —— 可以说微信推送很成功,抖音快手小红书都没装,却被微信小视频给攻陷了。人工智能也是真智能,知道投我所好,成功地把我变成了智障,天天被毫无营养的小视频消耗着时光。科技的发展,不就是把普通人变得越来越懒,被圈养起来么?

宇宙的尽头是铁岭,智慧的尽头是 AI。人类从使用第一件工具开始,就在不断地用工具在代替自己的功能。我总觉得会有那么一天,人类可以过着无忧无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什么都不用做,因为有机器,有 AI。甚至,衣食住行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只需要挂着营养液,躺在床上,一个脑机接口,一辈子就过去了 —— 哦,这不就是 Matrix 么?

不知道 Matrix 的小朋友可以去看看 Matrix 三部曲,俗称《黑客帝国》。哦,有第四部,我已经忘了内容,也许因为不如前三部好看,也许是因为记性变差了。

本来还想在二〇二三年里写本书 —— 唉,算了 —— 这曾经是二〇〇三年的 Flag!二十年过去了,也许把这段时间的博客汇集起来也能出本书了吧,只可惜技术变迁太快,到现在还有价值的不知道能剩几篇。说起博客,算了一下二〇二三年一共才写八篇,思否上这些博客的总阅读量才也 28K。真是有点对不住订阅号上的 900 粉丝,居然平均一月一篇都不到,何况断更近半年。不过公众号文章一年也才 1000 阅读量,平均每篇博客 100 的阅读量确实难有动力。还不如 B 站上一个视频,一年下来好歹有 3.5K 播放量。也是,都没有心思阅读了,哪还能有心思创作呢?

二〇二三年里我的创作下降了不少,不光是因为颓,和工作内容的变化也有很大的关系。毕竟这一年也没写多少软件,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都在处理与编程无关的工作,虽然偶尔写写脚本,或者小工具,但更多的时间是在使用 WPS。有时候确实也想写点程序来的,但是专注力是真的大不如前 —— 这绝对是小视频的锅。专注力上不去,那质量就上不去。质量上不去,哪还写个啥,随便找个差不多的用用就好了。

这一年来,我对软件技术的关注也少了。一方面是用不到,所以不需要了解太多细节,多数时候只需要瞄一眼标题就够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技术文章的质量堪忧,本来关注了一大堆的技术订阅号,可内容推送出来,一开始看还像那么回事儿,跟着跟着就发现了广告的影子。唉,软文,就算是还有点金沙子在里面,也难以抑制住上当受骗的愤慨。开始还安慰身边的朋友,软文是软文,但好歹也有那么一丁点有用的东西啊。但实际是自己的阅读欲望变得越来越低,所以干脆不读了 —— 毕竟在沙子里找金子性价比还是太低。

总之,二〇二三年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宅、无为、放纵 …… 真的很糟糕。二〇二四,是不是该恢复点活力了?!


本文参与了SegmentFault 思否 2023 年度有奖征文活动,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

边城
59.3k 声望29.2k 粉丝

一路从后端走来,终于走在了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