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底层探索 - 应用加载

发布于 1月21日  约 55 分钟

iOS 底层探索系列

App 从被用户在主屏幕上点击之后就开启了它的生命周期,那么在这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从 App 启动开始探索。在探索之前,我们需要熟悉一些前导知识点。

一、前导知识

以下参考自 WWDC 2016 Optimizing App Startup Time

1.1 Mach-O

image.png

Mach-O is a bunch of file types for different run time executables.
Mach-OiOS 系统不同运行时期可执行的文件的文件类型统称。

维基百科上关于 Mach-O 的描述:

Mach-O 是 Mach object 文件格式的缩写,它是一种用于记录可执行文件、对象代码、共享库、动态加载代码和内存转储的文件格式。作为 a.out 格式的替代品,Mach-O 提供了更好的扩展性,并提升了符号表中信息的访问速度。
大多数基于 Mach 内核的操作系统都使用 Mach-O。NeXTSTEP、OS X 和 iOS 是使用这种格式作为本地可执行文件、库和对象代码的例子。

image.png

Mach-O 有三种文件类型: ExecutableDylibBundle

  • Executable 类型
So the first executable, that's the main binary in an app, it's also the main binary in an app extension.
executableapp 的二进制主文件,同时也是 app extension 的二进制主文件

我们一般可以在 Xcode 项目中的 Products 文件夹中找到它: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如上图箭头所示,App加载流程 就是我们 App 的二进制主文件。

  • Dylib 类型
A dylib is a dynamic library, on other platforms meet, you may know those as DSOs or DLLs.
dylib 是动态库,在其他平台也叫 DSO 或者 DLL

对于接触 iOS 开发比较早的同学,可能知道我们在 Xcode 7 之前添加一些比如 sqlite 的库的时候,其后缀名为 dylib,而 Xcode 7 之后后缀名都改成了 tbd

这里引用 StackoverFlow 上的一篇回答。

So it appears that the .dylib file is the actual library of binary code that your project is using and is located in the /usr/lib/ directory on the user's device. The .tbd file, on the other hand, is just a text file that is included in your project and serves as a link to the required .dylib binary. Since this text file is much smaller than the binary library, it makes the SDK's download size smaller.
看起来 .dylib 文件是项目中真正使用到的二进制库文件,它位于用户设备上的 /usr/lib 目录下。而 .tbd 文件,只是位于你项目中的一个文本文件,它扮演的是链接到真正的 .dylib 二进制文件的角色。因为文本文件的大小远远小于二进制文件的大小,所以让 Xcode 的SDK` 的下载大小更小。

这里再插一句,那么有动态库,肯定就有静态库,它们的区别是什么呢?

我们先梳理一下整个的编译过程。

image.png

当然,这个过程中间其实还设计到编译器前端的 词法分析语法分析语义分析优化 等流程,我们在后面探索 LLVMClang 的时候会详细介绍。

回到刚才的话题,静态库和动态库的区别:

Static frameworks are linked at compile time. Dynamic frameworks are linked at runtime.

静态库和动态库都是编译好的二进制文件,只是用法不同。那为什么要分动态和静态库呢?

image.png

image.png

通过上面两幅图我们可以知道:

  • 静态库表现为:在链接阶段会将汇编生成的目标文件与引用的库一起链接打包进可执行文件中。
  • 动态库表现为:程序编译并不会链接到目标代码中,在程序可执行文件里面会保留对动态库的引用。其中,动态库分为动态链接库和动态加载库。

    • 动态链接库:在没有被加载到内存的前提下,当可执行文件被加载,动态库也随着被加载到内存中。在 Linked Framework and Libraries 设置的一些 share libraries。【随着程序启动而启动】
    • 动态加载库:当需要的时候再使用 dlopen 等通过代码或者命令的方式来加载。【在程序启动之后】
  • Bundle 类型
Now a bundle's a special kind of dylib that you cannot link against, all you can do is load it at run time by an dlopen and that's used on a Mac OS for plug-ins.
现阶段 Bundle 是一种特殊类型的 dylib,你是无法对其进行链接的。你所能做的是在 Runtime 运行时去通过 dlopen 来加载它,它可以在 macOS 上用于插件。
  • ImageFramework
Image refers to any of these three types.
镜像文件包含了上述的三种文件类型
a framework is a dylib with a special directory structure around it to holds files needed by that dylib.
有很多东西都叫做 Framework,但在本文中,Framework 指的是一个 dylib,它周围有一个特殊的目录结构来保存该 dylib 所需的文件。

1.1.1 Mach-O 结构分析

1.1.1.1 segment 段

image.png

Mach-O 镜像文件是由 segments 段组成的。

  • 段的名称为大写格式

所有的段都是 page size 的倍数。

  • arm64 上段大小为 16 字节
  • 其它架构为 4 字节

这里再普及一下虚拟内存内存页的知识:

具有 VM 机制的操作系统,会对每个运行的进程创建一个逻辑地址空间 logical address space 或者叫虚拟地址空间 virtual address space;该空间的大小由操作系统位数决定:32 位的操作系统,其逻辑地址空间的大小为 4GB,64位的操作系统为 18 exabyes(其计算方式是 2^32 || 2^64)。

image.png

虚拟地址空间(或者逻辑地址空间)会被分为相同大小的块,这些块被称为内存页(page)。计算机处理器和它的内存管理单元(MMU - memory management uinit)维护着一张将程序的逻辑地址空间映射到物理地址上的分页表 page table
masOS 和早版本的 iOS 中,分页的大小为 4kB。在之后的基于 A7A8 的系统中,虚拟内存(64 位的地址空间)地址空间的分页大小变为了 16KB,而物理RAM上的内存分页大小仍然维持在 4KB;基于A9及之后的系统,虚拟内存和物理内存的分页都是16KB

1.1.1.2 section

image.png

segment 段内部还有许多的 section 区。section 名称为小写格式。

But sections are really just a subrange of a segment, they don't have any of the constraints of being page size, but they are non-overlapping.
但是 sections 节实际上只是一个 segment 段的子范围,它们没有页面大小的任何限制,但是它们是不重叠的。

通过 MachOView 工具查看 app 的二进制可执行文件可以查看到:

image.png

1.1.1.3 常见的 segments

  • __TEXT:代码段,包括头文件、代码和常量。只读不可修改

image.png

  • __DATA:数据段,包括全局变量, 静态变量等。可读可写。

image.png

  • __LINKEDIT:如何加载程序, 包含了方法和变量的元数据(位置,偏移量),以及代码签名等信息。只读不可修改。

image.png

1.1.2 Mach-O Universal Files

image.png

Mach-O 通用文件,将多种架构的 Mach-O 文件合并而成。它通过 header 来记录不同架构在文件中的偏移量,segement 占多个分页,header占一页的空间。可能有人会觉得 header 单独占一页会浪费空间,但这有利于虚拟内存的实现。

1.2 虚拟内存

image.png

虚拟内存是一层间接寻址

虚拟内存解决的是管理所有进程使用物理 RAM 的问题。通过添加间接层来让每个进程使用逻辑地址空间,它可以映射到 RAM 上的某个物理页上。这种映射不是一对一的,逻辑地址可能映射不到 RAM 上,也可能有多个逻辑地址映射到同一个物理 RAM 上。

  • 针对第一种情况,当进程要存储逻辑地址内容时会触发 page fault
  • 而第二种情况就是多进程共享内存。
  • 对于文件可以不用一次性读入整个文件,可以使用分页映射 mmap() 的方式读取。也就是把文件某个片段映射到进程逻辑内存的某个页上。当某个想要读取的页没有在内存中,就会触发 page fault,内核只会读入那一页,实现文件的懒加载。也就是说 Mach-O 文件中的 __TEXT 段可以映射到多个进程,并可以懒加载,且进程之间共享内存
  • __DATA 段是可读写的。这里使用到了 Copy-On-Write 技术,简称 COW。也就是多个进程共享一页内存空间时,一旦有进程要做写操作,它会先将这页内存内容复制一份出来,然后重新映射逻辑地址到新的 RAM 页上。也就是这个进程自己拥有了那页内存的拷贝。这就涉及到了 clean/dirty page 的概念。dirty page 含有进程自己的信息,而 clean page 可以被内核重新生成(重新读磁盘)。所以 dirty page 的代价大于 clean page

1.3 多进程加载 Mach-O 镜像

image.png

  • 所以在多个进程加载 Mach-O 镜像时 __TEXT__LINKEDIT 因为只读,都是可以共享内存的,读取速度就会很快。
  • __DATA 因为可读写,就有可能会产生 dirty page,如果检测到有 clean page 就可以直接使用,反之就需要重新读取 DATA page。一旦产生了 dirty page,当 dyld 执行结束后,__LINKEDIT 需要通知内核当前页面不再需要了,当别人需要的使用时候就可以重新 clean 这些页面。

image.png

1.4 ASLR

ASLR (Address Space Layout Randomization) 地址空间布局随机化,镜像会在随机的地址上加载。

1.5 Code Signing

可能我们认为 Xcode 会把整个文件都做加密 hash 并用做数字签名。其实为了在运行时验证 Mach-O 文件的签名,并不是每次重复读入整个文件,而是把每页内容都生成一个单独的加密散列值,并存储在 __LINKEDIT 中。这使得文件每页的内容都能及时被校验确并保不被篡改。

1.6 exec()

image.png

Exec is a system call. When you trap into the kernel, you basically say I want to replace this process with this new program.
exec() 是一个系统调用。系统内核把应用映射到新的地址空间,且每次起始位置都是随机的(因为使用 ASLR)。并将起始位置到 0x000000 这段范围的进程权限都标记为不可读写不可执行。如果是 32 位进程,这个范围至少是 4KB;对于 64 位进程则至少是 4GBNULL 指针引用和指针截断误差都是会被它捕获。这个范围也叫做 PAGEZERO

1.7 dyld

image.png

Unix 的前二十年很安逸,因为那时还没有发明动态链接库。有了动态链接库后,一个用于加载链接库的帮助程序被创建。在苹果的平台里是 dyld,其他 Unix 系统也有 ld.so。 当内核完成映射进程的工作后会将名字为 dyldMach-O 文件映射到进程中的随机地址,它将 PC 寄存器设为 dyld 的地址并运行。dyld 在应用进程中运行的工作是加载应用依赖的所有动态链接库,准备好运行所需的一切,它拥有的权限跟应用一样。

1.8 dyld 流程

image.png

  • Load dylibs
从主执行文件的 header 获取到需要加载的所依赖动态库列表,而 header 早就被内核映射过。然后它需要找到每个 dylib,然后打开文件读取文件起始位置,确保它是 Mach-O 文件。接着会找到代码签名并将其注册到内核。然后在 dylib 文件的每个 segment 上调用 mmap()。应用所依赖的 dylib 文件可能会再依赖其他 dylib,所以 dyld 所需要加载的是动态库列表一个递归依赖的集合。一般应用会加载 100400dylib 文件,但大部分都是系统 dylib,它们会被预先计算和缓存起来,加载速度很快。
  • Fix-ups
在加载所有的动态链接库之后,它们只是处在相互独立的状态,需要将它们绑定起来,这就是 Fix-ups。代码签名使得我们不能修改指令,那样就不能让一个 dylib 的调用另一个 dylib。这时需要加很多间接层。
现代 code-gen 被叫做动态 PIC(Position Independent Code),意味着代码可以被加载到间接的地址上。当调用发生时,code-gen 实际上会在 __DATA 段中创建一个指向被调用者的指针,然后加载指针并跳转过去。所以 dyld 做的事情就是修正(fix-up)指针和数据。Fix-up 有两种类型,rebasingbinding
  • Rebasing 和 Binding
Rebasing:在镜像内部调整指针的指向
Binding:将指针指向镜像外部的内容

dyld 的时间线由上图可知为:

Load dylibs -> Rebase -> Bind -> ObjC -> Initializers

1.9 dyld2 && dyld3

image.png

iOS 13 之前,所有的第三方 App 都是通过 dyld 2 来启动 App 的,主要过程如下:

  • 解析 Mach-OHeaderLoad Commands,找到其依赖的库,并递归找到所有依赖的库
  • 加载 Mach-O 文件
  • 进行符号查找
  • 绑定和变基
  • 运行初始化程序

dyld3 被分为了三个组件

  • 一个进程外的 MachO 解析器

    • 预先处理了所有可能影响启动速度的 search path@rpaths 和环境变量
    • 然后分析 Mach-OHeader 和依赖,并完成了所有符号查找的工作
    • 最后将这些结果创建成了一个启动闭包
    • 这是一个普通的 daemon 进程,可以使用通常的测试架构
  • 一个进程内的引擎,用来运行启动闭包

    • 这部分在进程中处理
    • 验证启动闭包的安全性,然后映射到 dylib 之中,再跳转到 main 函数
    • 不需要解析 Mach-OHeader 和依赖,也不需要符号查找。
  • 一个启动闭包缓存服务

    • 系统 App 的启动闭包被构建在一个 Shared Cache 中, 我们甚至不需要打开一个单独的文件
    • 对于第三方的 App,我们会在 App 安装或者升级的时候构建这个启动闭包。
    • iOStvOSwatchOS中,这这一切都是 App 启动之前完成的。在 macOS 上,由于有 Side Load App,进程内引擎会在首次启动的时候启动一个 daemon 进程,之后就可以使用启动闭包启动了。

dyld 3 把很多耗时的查找、计算和 I/O 的事前都预先处理好了,这使得启动速度有了很大的提升。

好了,先导知识就总结到这里,接下来让我们调整呼吸进入下一章~

二、App 加载分析

我们在探索 iOS 底层的时候,对于对象、类、方法有了一定的认知哦,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探索一下应用是怎么加载的。

我们直接新建一个 Single View App 的项目,然后在 main.m 中打一个断点:

image.png

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在 main 方法执行前有一步 start,而这一流程是由 libdyld.dylib 这个动态库来执行的。

image.png

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我们的 appmain 函数执行之前其实还通过 dyld 做了很多事情。那为了搞清楚具体的流程,我们不妨从 Apple OpenSource 上下载 dyld 的源码来进行探索。

我们选择最新的 655.1.1 版本:

image.png

三、dyld 源码分析

面对 dyld 的源码,我们不可能一行一行的去分析。我们不妨在刚才创建的项目中断点一下 load 方法,看下调用堆栈:

image.png

这一次我们发现,load 方法的调用要早于 main 函数的调用,其次,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_dyld_start

3.1 _dyld_start

我们直接在 dyld 655.1.1 中全局搜索这个 _dyld_start,我们可以来到 dyldStartup.s 这个汇编文件,然后我们聚焦于 arm64 架构下的汇编代码:

image.png

对于这里的汇编代码,我们肯定也没必要逐行分析,我们直接定位到 bl 语句后面(bl 在汇编层面是跳转的意思):

bl    __ZN13dyldbootstrap5startEPK12macho_headeriPPKclS2_Pm

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有一行注释:

// call dyldbootstrap::start(app_mh, argc, argv, slide, dyld_mh, &startGlue)

这行注释的意思是调用位于 dyldbootstrap 命名空间下的 start 方法,我们继续搜索一下这个 start 方法,结果位于 dyldInitialization.cpp 文件(从文件名我们可以看出该文件主要是用来初始化 dyld),这里查找 start 的时候可能会有很多结果,我们其实可以先搜索命名空间,再搜索 start 方法。

3.2 dyldbootstrap::start

start 方法源码如下:

//
//  This is code to bootstrap dyld.  This work in normally done for a program by dyld and crt.
//  In dyld we have to do this manually.
//
uintptr_t start(const struct macho_header* appsMachHeader, int argc, const char* argv[], 
                intptr_t slide, const struct macho_header* dyldsMachHeader,
                uintptr_t* startGlue)
{
    // if kernel had to slide dyld, we need to fix up load sensitive locations
    // we have to do this before using any global variables
    slide = slideOfMainExecutable(dyldsMachHeader);
    bool shouldRebase = slide != 0;
#if __has_feature(ptrauth_calls)
    shouldRebase = true;
#endif
    if ( shouldRebase ) {
        rebaseDyld(dyldsMachHeader, slide);
    }

    // allow dyld to use mach messaging
    mach_init();

    // kernel sets up env pointer to be just past end of agv array
    const char** envp = &argv[argc+1];
    
    // kernel sets up apple pointer to be just past end of envp array
    const char** apple = envp;
    while(*apple != NULL) { ++apple; }
    ++apple;

    // set up random value for stack canary
    __guard_setup(apple);

#if DYLD_INITIALIZER_SUPPORT
    // run all C++ initializers inside dyld
    runDyldInitializers(dyldsMachHeader, slide, argc, argv, envp, apple);
#endif

    // now that we are done bootstrapping dyld, call dyld's main
    uintptr_t appsSlide = slideOfMainExecutable(appsMachHeader);
    return dyld::_main(appsMachHeader, appsSlide, argc, argv, envp, apple, startGlue);
}

我们刚才探索到了 start 方法,具体流程如下:

image.png

  • 根据 dyldMach-O 文件的 header 判断是否需要对 dyld 这个 Mach-O 进行 rebase 操作

image.png

  • 初始化 mach,使得 dyld 可以进行 mach 通讯。

image.png

  • 内核将 env 指针设置为刚好超出 agv 数组的末尾;内核将 apple 指针设置为刚好超出 envp 数组的末尾

image.png

  • 栈溢出保护

image.png

  • 读取 app 主二进制文件 Mach-Oheader 来得到偏移量 appSlide,然后调用 dyld 命名空间下的 _main 方法。

3.3 dyldbootstrap::_main

我们通过搜索来到 dyld.cpp 文件下的 _main 方法:

image.png

_main方法 官方的注释如下:

dyld 的入口。内核加载了 dyld 然后跳转到 __dyld_start 来设置一些寄存器的值然后调用到了这个方法。
返回 __dyld_start 所跳转到的目标程序的 main 函数地址。

我们乍一看,这个方法有四五百行,所以我们不能老老实实的一行一行来看,这样太累了。我们应该着重于有注释的地方。

image.png

  • 我们首先可以看到这里是从环境变量中获取主要可执行文件的 cdHash 值。这个哈希值 mainExecutableCDHash 在后面用来校验 dyld3 的启动闭包。

image.png

  • 上图代码作用是追踪 dyld 的加载。然后判断当前是否为模拟器环境,如果不是模拟器,则追踪主二进制可执行文件的加载。

image.png

  • 显示宏定义判断是否为 macOS 执行环境,如果是则判断 DYLD_ROOT_PATH 环境变量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然后判断模拟器是否有自己的 dyld,如果有就使用,如果没有,则返回错误信息。

image.png

  • 打印日志:dyld 启动开始
  • 根据传入 dyldbootstrap::_main 方法的参数来设置上下文
  • 拾取指向 exec 路径的指针
  • dyl d移除临时 apple [0] 过渡代码
  • 判断 exec 路径是否为绝对路径,如果为相对路径,使用 cwd 转化为绝对路径
  • 为了后续的日志打印从 exec 路径中取出进程的名称 (strrchr 函数是获取第二个参数出现的最后的一个位置,然后返回从这个位置开始到结束的内容)
  • 根据 App 主二进制可执行文件 Mach-OHeader 的内容配置进程的一些限制条件

image.png

  • 判断是否为 macOS 执行环境,如果是的话,再判断上下文的一些配置属性是否被设置了,如果没有被设置,则再次进行一次 setContext 上下文配置操作。
  • 根据传入的参数 envp 检查环境变量
  • 默认未初始化的后备路径
  • 判断是否为 macOS 执行环境,如果是的话,再判断当前 appMach-O 可执行文件是否为 iOSMac 类型且不为 macOS 类型的话,则重置上下文的根路径,然后再判断 DYLD_FALLBACK_LIBRARY_PATHDYLD_FALLBACK_FRAMEWORK_PATH 这两个环境变量是否都是默认后备路径,如果是的话赋值为受限的后备路径。

image.png

  • 根据环境变量 DYLD_PRINT_OPTSDYLD_PRINT_ENV 来判断是否需要打印
  • 通过当前 appMach-O 可执行文件的 headerASLR 之后的偏移量来获取架构信息。在这里会判断如果是 GC 的程序则会禁用掉共享缓存。

image.png

image.png

  • 判断共享缓存是否开启,如果开启了就将共享缓存映射到当前进程的逻辑内存空间内

image.png

  • 检查共享缓存这里会先判断 appMach-O 二进制可执行文件是否有段覆盖了共享缓存区域,如果覆盖了则禁用共享缓存。但是这里的前提是 macOS,在 iOS 中,共享缓存是必需的。

image.png

这里为了方便查看,我们可以折叠一些分支条件。
  • 通过共享缓存中的头的版本信息来判断是走 dyld 2 还是 dyld 3 的流程

3.4 dyld3 的处理

image.png

  • 由于 dyld3 会创建一个启动闭包,我们需要来读取它,这里会现在缓存中查找是否有启动闭包的存在,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系统级的 app 的启动闭包是存在于共享缓存中,而我们自己开发的 app 的启动闭包是在 app 安装或者升级的时候构建的,所以这里检查 dyld 中的缓存是有意义的。

image.png

  • 宏定义判断代码执行条件为真机。
  • 如果 dyld 缓存中没有找到启动闭包或者找到了启动闭包但是验证失败(我们最开始提到的 cdHash 在这里出现了)

    • 从启动闭包缓存中查找

      • 如果还是没有找到,那就创建一个新的启动闭包

image.png

  • 打印日志信息:dyld3 启动开始
  • 尝试通过启动闭包进行启动

    • 如果启动失败,则创建一个新的启动闭包尝试再次启动
    • 如果启动成功,由于 start() 是以函数指针的方式调用 _main 方法的返回的指针,需要进行签名。

至此,dyld3 的流程就处理完毕,我们再接着往下分析 dyld2 的流程。

3.5 dyld2 的处理

image.png

  • 这里会添加 dyld 的镜像文件到 UUID 列表中,主要的目的是启用堆栈的符号化。

image.png


reloadAllImages

ImageLoader 是一个用于加载可执行文件的基类,它负责链接镜像,但不关心具体文件格式,因为这些都交给子类去实现。每个可执行文件都会对应一个 ImageLoader实例。ImageLoaderMachO 是用于加载 Mach-O 格式文件的 ImageLoader 子类,而 ImageLoaderMachOClassicImageLoaderMachOCompressed 都继承于 ImageLoaderMachO,分别用于加载那些 __LINKEDIT 段为传统格式和压缩格式的 Mach-O 文件。

接下来就来到重头戏了 reloadAllImages 了:

image.png


实例化主程序

这里我们看到有一行代码:

// instantiate ImageLoader for main executable
        sMainExecutable = instantiateFromLoadedImage(mainExecutableMH, mainExecutableSlide, sExecPath);

显然,在这里我们的主程序被实例化了,我们进入这个方法内部:

image.png

这里相当于要为已经映射到主可执行文件中的文件创建一个 ImageLoader*

从上面代码我们不难看出这里真正执行的逻辑是 ImageLoaderMachO::instantiateMainExecutable 方法:

image.png

我们再进入 sniiffLoadCommands 方法内部:

image.png

通过注释不难看出:sniiffLoadCommands 会确定此 mach-o 文件是否具有原始的或压缩的 LINKEDIT 以及 mach-o 文件的 segement 的个数。

sniiffLoadCommands 完成后,判断 LINKEDIT 是压缩的格式还是传统格式,然后分别调用对应的 instantiateMainExecutable 方法来实例化主程序。


加载任何插入的动态库
image.png


链接库

image.png

先是链接主二进制可执行文件,然后链接任何插入的动态库。这里都用到了 link 方法,在这个方法内部会执行递归的 rebase 操作来修正 ASLR 偏移量问题。同时还会有一个 recursiveApplyInterposing 方法来递归的将动态加载的镜像文件插入。


运行所有初始化程序

image.png

完成链接之后需要进行初始化了,这里会来到 initializeMainExecutable:

image.png

这里注意执行顺序:

  • 先为所有插入并链接完成的动态库执行初始化操作
  • 然后再为主程序可执行文件执行初始化操作

image.png

runInitializers 内部我们继续探索到 processInitializers:

image.png

然后我们来到 recursiveInitialization:

image.png

然后我们来到 notifySingle:

image.png

箭头所示的地方是获取镜像文件的真实地址。

我们全局搜索一下 sNotifyObjcInit 可以来到 registerObjCNotifiers

image.png

接着搜索 registerObjCNotifiers

image.png

此时,我们打开 libObjc 的源码可以看到:

image.png

上面这一连串的跳转,结果很显然:dyld 注册了回调才使得 libobjc 能知道镜像何时加载完毕。

image.png

ImageLoader::recursiveInitialization 方法中还有一个 doInitialization 值得注意,这里是真正做初始化操作的地方。

image.png

doInitialization 主要有两个操作,一个是 doImageInit,一个是 doModInitFunctions:

image.png

doImageInit 内部会通过初始地址 + 偏移量拿到初始化器 func,然后进行签名的验证。验证通过后还要判断初始化器是否在镜像文件中以及 libSystem 库是否已经初始化,最后才执行初始化器。


通知监听 dyld 的 main

image.png

一切工作做完后通知监听 dyldmain,然后为主二进制可执行文件找到入口,最后对结果进行签名。

四、探索 _objc_init

image.png

我们直接通过 LLDB 大法来断点调试 libObjc 中的 _objc_init,然后通过 bt 命令打印出当前的调用堆栈,根据上一节我们探索 dyld 的源码,此刻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

image.png

我们可以看到 dyld 的最后一个流程是 doModInitFunctions 方法的执行。

我们打开 libSystem 的源码,全局搜索 libSystem_initializer 可以看到:

image.png

然后我们打开 libDispatch 的源码,全局搜索 libdispatch_init 可以看到:

image.png

我们再搜索 _os_object_init:

image.png

完美~,_objc_init 在这里就被调用了。所以 _objc_init 的流程是

dyld -> libSystem -> libDispatch -> libObc -> _objc_init

五、总结

本文主要探索了 app 启动之后 dyld 的流程,整个分析过程确实比较复杂,但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不仅对底层源码有了新的认知,同时对于优化我们 app 启动也是有很多好处的。下一章,我们会对 objc_init 内部的 map_imagesload_images 进行更深入的分析,敬请期待~

六、参考资料

Optimizing App Startup Time

优化 App 启动

iOS 开发中的『库』(一)

iOS应用的内存管理(二)

优化 App 的启动时间

阅读 500发布于 1月21日

推荐阅读
iOSDaily
用户专栏

如果你有一天忘记了努力,我会给你讲kobe的故事~公众号搜索 iOSDaily

0 人关注
16 篇文章
专栏主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