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院到家,再重返SAP成都研究院, Jerry还没死

JerryWang_汪子熙

Jerry的公众号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了,最近不断有朋友在公众号给我留言,问我恢复得如何了。其实这一个多月之所以没更新,是因为我工作很忙,忙着学习新的SAP产品。既然大家这么关心我,我不好意思继续潜水,今天就用这篇文章给大家打个招呼。


2020年1月底,SAP成都研究院关闭,迎接鼠年春节。

2020年2月初,由于疫情原因,SAP成都研究院继续保持关闭,开放时间待定。

2020年4月初,随着国内疫情趋于稳定,SAP成都研究院部分开放,陆续有开发团队开始返回办公室上班。

2020年5月初,Jerry住院。

2020年5月下旬,Jerry手术。手术当天,华西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母亲签的字。那张病危通知书签完字就交给医院了,我连长啥样都不知道。后来网上搜了一下,华西医院的病危通知书长这样:

后来我查看自己的手术记录,我猜测是术中海绵窦静脉大量出血触发医生发送病危通知书这个action.

2020年6月,Jerry出院。

2020年8月,Jerry重返SAP成都研究院开始搬砖。

以前Jerry听过一句话,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就是他开始学会接受现实。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我觉得我已经真正成熟了。

8月重返SAP成都研究院之后,我和很多半年未见的同事吃过很多顿饭。第一顿午饭是和一位从上海到成都出差的同事兼朋友一起进行的,她问了我一个问题,“这件事发生后,你哭过吗?” 我笑了笑,“没有。如果哭能让我脑子里的肿瘤缩小,那我肯定嚎啕大哭无数次了。”

很多同事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很多。去年冬天我穿羽绒服称重时,体重峰值是165斤,BMI超了不少。当时我就一直觉得纳闷,因为我平时饮食很节制,而且运动量也不小,怎么体型还这么油腻?住院之后才知道是身体内分泌出了问题,手术后体重减轻了20多斤,我的内分泌主治医生告诉我,现在才是我正常的体重。

今年6月份Jerry还在医院病床上时,就知道了我所在的SAP成都研究院数字创新空间团队,因为公司组织结构变动的原因,已经不复存在了。当然这无论在外企还是国内互联网公司,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毕竟IT业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团队没有了,Jerry以后做什么?我不知道。

8月份返工之后,吴院长把我分配到了一个全新的团队:SAP Spartacus开发团队,开发框架是Angular,开发语言TypeScript. 团队同事来自加拿大和德国,以及我这个唯一的中国成都人。对于吴院长给我的这个新的工作安排,我欣然接受。(关于吴院长和我的故事,请参阅:我与SAP成都研究院吴院长的二三事)

和一个同事吃饭的时候,他不太理解我的选择,“你大病初愈,为什么不选择你熟悉的ABAP技术栈和稳定的S/4HANA开发团队,这样也可以继续利用你以前去德国总部工作三个月积累起的人脉?为什么你要放弃以前的所有,选择加入一个陌生的新团队,一切从头开始学?”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我心里早就想过了,Jerry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位顶级的ABAP开发人员,无论是国内还是世界范围内来看。我觉得本人ABAP开发技能树的所有技能几乎已经全部点满了,如果再投入工作时间去从事ABAP相关的开发,ROI太低太低;另一方面,SAP在云原生开发领域,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欠缺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打个比方,一个学生要准备高考,与其在他的强势学科上投入时间和精力,努力把分数从149提升到150满分,不如转头把弱势学科从100分提高到135分来得现实些。我愿意不断学习新的并且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就是我做出选择的原因。

Spartacus团队的大佬在Slack上宣布我加入的消息后,同事们向我表示了欢迎。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我在Angular开发领域学习的榜样了。



这是Jerry所在团队的wiki首页。SAP Spartacus是什么?敬请关注Jerry随后的分享。感谢阅读。

要获取更多Jerry的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汪子熙":

阅读 199

Jerry Wang的SAP技术专栏
SAP成都研究院开发专家,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Jerry 2007年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SAP成都研究院工作至今, 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629 声望
37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Jerry 2007年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SAP成都研究院工作至今, 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629 声望
37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