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

成立27年的开源IRC Freenode陷动荡:员工集体辞职,成立新项目抗衡「夺权者」

思否编辑部
English

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开源 IRC 网络 Freenode 正在经受巨变。前员工称「一个敌对实体控制了Freenode……并且掌控了你的数据。」

今年 5 月,美籍韩裔企业家、「朝鲜皇储」Andrew Lee 宣告对 Freenode 的所有权与控制权。但前员工指控 Andrew Lee 通过模糊的法律程序「夺走」了 Freenode,并纷纷出走,创建了 Freenode 的替代服务 Libera Chat。大批开源项目逃离 Freenode。

Freenode 由 Rob Levin 在 1994 年创立,是用于群体间或个人对个人的 IRC 即时聊天网络,所有服务器都可以通过主机地址 chat.freenode.net(永久失效链接)和 irc.freenode.net 访问,并轮循连接各地实际服务器的进行负载均衡。到 2010 年为止,Freenode 已成为最大的自由及开源软件 IRC 网络。

Freenode 项目的管理和运营由少量志愿者负责,该团队对于免费开源软件和 peer-directed 项目社区充满激情。

然而,这个拥有近三十年历史的开源项目最近遭受重创。

上周,Andrew Lee 宣布接管 Freenode,这直接导致了 Freenode 前工作人员大批离职,他们认为这属于「恶意收购」,尽管 Andrew Lee 声称这些只是「谣言」。

Andrew Lee 在 Freenode 首页发表博客,对其接管 Freenode 做出解释。但这并没有阻止大批员工的离职,显然他的说辞并未被信服。

2017 年,时任 Freenode 负责人 Christel Dahlskjaer 创办了 Freenode 有限公司,并立即将其出售给 Lee。Dahlskjaer 和 Lee 对 Freenode 的员工和用户表示,成立这家公司只是为了赞助一场会议处理一些必要的文书工作,日常运作将保持不变。

Freenode 的工作人员和开发人员都坚持认为,Freenode 不可能被出售——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基础设施也并不属于 Dahlskjaer。

然而,据已离职的 Freenode 开发者 Aaron Jones 表示,「Andrew 比我们有钱,我们无法与其抗衡。」据悉,Andrew Lee 创办过多家科技企业,是  VPN 服务商 PIA 的创始人。

尽管有争议的合同是在 2017 年签署的,但员工直到今年才开始反对,因为在未经他们控制或同意的情况下,Freenode 的运营开始出现变化。

新管理层过度干预 Freenode 运营,引发员工不满

事情可以追溯到今年 2 月。当时 Dahlskjaer 将 Andrew Lee 持有的云虚拟桌面服务商 Shells 的 logo 放置在了 Freenode 首页的醒目位置。这似乎无关紧要——自由和开源软件(FOSS)项目一直接受赞助和广告。但是当时负责运营 Freenode 的员工未得到提前通知,当然他们也没有批准这一安排。

招致 Freenode 员工强烈反对的一个原因是 Shells CTO Mark Karpelès。Karpelès 是已关闭比特币交易所 Mt. Gox 的创始人,该交易所因攻击者利用一个巨大的安全漏洞而损失了近 85 万枚比特币(目前价值达 334 亿美元)。东京一家法院认定 Karpelès 犯有故意篡改记录以掩盖交易所各种损失的罪行,尽管他被认定没有直接挪用公款。

正如 Freenode 前员工 Aaron Jones 在他长长的辞职信中所解释的那样,这并不是这则新广告的唯一问题。根据 Jones 的说法,赞助通常只出现在 freenode.net/acknowledgements 页面,而在 Freenode 首页右上角显著位置放置 Shells logo 已偏离常规。

Jones 表示,Dahlskjaer 可能无法或者不愿向员工解释这则新广告,而是直接选择辞职。(Lee 声称 Freenode 员工「迫使」Dahlskjaer 辞职,但 Jones 和其他离职员工否认了这一表述。)之后,Freenode 的工作人员选举 Tom Wesley (tomaw) 接替她。

Dahlskjaer 辞职后,事情并未缓和。自 2021 年 4 月开始,Lee 加大了对 Freenode 的控制力度:

  • Freenode 员工创建了一个博客,概述领导层的变化,并宣布了对新开发的后端 ircd 软件 Solanum 的更改。Jones 称,Lee 立即删除了这篇文章,并手动编辑了网站的内置历史,创造一种文章从未存在过的假象。
  • 4 月下旬,一个 Freenode 测试网络(用于向 Solanum 迁移基础设施)未经讨论就被关闭。Wesley (tomaw) 执行了关机,并拒绝说明原因;Jones 和其他员工认为 Lee 是幕后黑手,用法律力量威胁 Wesley 服从,并阻止 OFTC 工作人员发声。
  • Lee 在未与员工沟通的情况下,注册了频道 #freenode-board。Jones 表示,Lee 本身不具备这样的权限(只有官方小组联系人才被允许在 Freenode 的主要命名空间中创建频道,而 Lee 并非官方 Freenode 联系人)。
  • Lee 的员工 Shane Allen (nirvana) 吹嘘自己拉拢 tomaw 的行为,他还试图用运营特权贿赂知名用户 Ariadne:「我确保你得到 +oO 权限,这样你就可以踢人。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 5 月 11 日,Lee 以「董事会」的名义向全体员工发出通知,并直接向 Freenode 个人员工发通知。一切都来自「董事会」,然而 Freenode 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从未有过「董事会」。
  • 5 月 12 日,Lee (rasengan)在 Github gist 中发布了他对这些事件的描述——他在其中声称对 Freenode 具备合法所有权。

离职员工建立 Libera Chat,多个开源项目离开 Freenode 转投新网络

在 Lee 公开宣布对 Freenode 的所有权和事实上的独裁运作一周后,从 Freenode 辞职的员工创建了新网络 Libera.chat 作为 Freenode 的替代。

Libera Chat 是一家瑞典非营利组织,由志愿工作人员持有和运营,他们同时也拥有投票权。该组织拥有一个由成员选举产生的小型董事会,目前由主席、财务主管、项目和社区代表、工程代表 / 副主席和运营代表组成。但大多数决定都由所有成员作为一个整体做出。成员还选举出两名审计员,负责代表成员审计董事会的行动。该组织将每年发布一次透明度报告,详细说明账目和审计人员的调查结果,以及董事会的标准年度报告。目前 Libera Chat 所有董事会成员和审计员均为 Freenode 前员工。

在 Freenode 员工离职事件之后,多个开源项目选择离开 Freenode,Wikimedia、Ubuntu、Curl、Adafruit,以及多个 Linux 发行版(Gentoo、CentOS、Alpine Linux)纷纷表示将离开 Freenode 频道转向其他 IRC 网络,包括 Freenode 前员工创建的 Libera Chat。

Libera Chat 表示,目前有太多组织切换到 Libera Chat,甚至出现了注册积压的情况。Libera Chat 官方 Twitter 帐户表示,截至本周二,它已拥有 16,000 多名并发用户和 19,500 个注册用户帐户。在上周员工外流之前,Freenode 称其「拥有 90,000 个用户,和约 50,000 个注册频道」。前 Freenode 员工 Richard Hartmann 称,Libera Chat 在短短 24 小时内就成为互联网第六大 IRC 网络。

前 Freenode 员工 kline 在 Libera Chat 官网上的一篇帖子中写道:「自由和开源软件社区与项目是 Libera 的核心使命,我们期待着支持更多。通过为它们提供合作与协调发展的空间,支持其用户、社交,与他们的团队联系,并形成终身友谊。」 他表示,Libera Chat 在几天内即进入了全球前 10。

对于多个开源项目离开 Freenode 的情况,Andrew Lee 表示这「正是 IRC 的伟大之处——很容易地迁移到另一个网络」。他表示,和其他基于非公共协议的集中服务不同,IRC 不存在厂商锁定问题,用户可以选择使用哪种网络。

然而,5 月 26 日 kline 在 Mastodon 网站上发帖,称 Andrew Lee 接管了 Freenode 上 700 多个提到 libera.chat 的频道。

对于拥有近三十年历史的开源 IRC 网络 Freenode 而言,现在或许是它的危急时刻。

参考链接:

阅读 734

SegmentFault_行业快讯
第一时间为开发者提供行业相关的实时热点资讯

思否编辑部官方账号,欢迎私信投稿、提供线索、沟通反馈。

2.9k 声望
100.2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思否编辑部官方账号,欢迎私信投稿、提供线索、沟通反馈。

2.9k 声望
100.2k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