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原文来自ReadWrite,本文进行了重要内容的翻译整理。以下是部分访谈内容,RW简代ReadWrite官方,TP-W简代Tom Preston-Werner。

从2008年创立之初到现在,Github已经完成了它的华丽转身,从一个开发者社区变成了一个免费开源代码托管平台。今天,我们对它的创始人Preston-Werner做了一次专访。谈到了教育的发展,多样性的工作,以及一个被称作“让人难以使用”的软件——Git是如何成就现代公司的,等等。以下就是部分专访内容。

我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

RW:您和许多成功开发者一样,也是中途辍学,那你觉得对一个科技从业者的人来说,有必要上大学吗?

TP-W:这个因人而异,每个人从大学里学获得的东西都不同。

我上了两年大学,这两年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如果不上大学,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大二那年夏天,我在一家做Java开发的创业公司工作,那里工作氛围特别好,会觉得和整个团队在开发真正有用的东西。

实习结束之后,他们给了我一个offer,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我可以回学校继续读两年的书,毕业以后再去找我已有经验的工作,二是继续之前那份工作。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开发背景,并且爱我现在的工作,学校也离得近,可以继续和以前的朋友保持联系,所以干脆辍学。这真的得分人,不能说“上大学没意义,不要上大学”之类的话,个人不是很赞同。


给自己的便签:用商业模式思考

RW:很多人还不知道,其实在你创办GitHub之前已经做了Gravatar服务,背后的理念是什么?

TP-W:那个谈不上公司,只是我自己在做顾问期间所做的一个副产品。当时博客兴起,许多开发者和设计师都在写博客,我就想可以做点什么事情呢?那时候每天早上醒来都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盯着天花板想到底该怎么做。某天无意中想起Web论坛中每个人一般都有个头像,在评论中能把头像显示出来,但博客那时候还没有这种功能,所以就想,做一个吧。

做好之后就开始让朋友尝试,有些人确实很喜欢,但有一段时间其实并没有多少用户。最后终于受到许多人欢迎,尽管如此,这个产品也给了我很大压力,因为这个东西没有商业模式,我自己承担运营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费用,要处理规模化中一些很棘手的问题。然后会因为稳定性不够系统瘫痪了而受到用户批评,从那以后学到了许多东西,主要就是如果你要做一个项目,一定要首先考虑好商业模式。

在把Gravatar卖给Automattic之后,我开始思考我的下一个副产品该做什么,商业模式应该是怎样的?最终怎么变现?如果做好了自己是不是能全职去做?也会评估项目的特点。


忙碌,启程

RW:2008年,Git其实已经很老了,你怎么会围绕Git开发一个协作社区?

TP-W:那时候在我负责运营的Ruby社区,Git已经开始流行了,它具备Subversion(另一个开源代码版本控制系统)所不具备的功能,并且这些功能正好是开源爱好者使用的,也是Ruby社区现在使用最多的功能。

Git之前发展确实不温不火,命令行接口也相当复杂,但支持许多分支管理和分布式协作,能让每个软件的克隆版本拥有完整的历史记录。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将来人们一定会用到,他们没有理由不用这个,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回想起来,使用Git最困难的部分是上传和分享repo文件,你必须有Linux服务器,然后要新建一个账号,下载代码生成SSH-Key,反正非常痛苦。所以我和一些朋友就聚在一起说,我们要做一个简单的东西,方便人们分享Git repo文件。因为我们是Web开发者,所以我们就要建一个基于Web的东西,我们可以自己用,也要开源了让别人用,虽然现在Git不是太受欢迎,但Linux得用它,这是个好现象,如果我们让Git变得简单易用,其他人就想去用,最终Git就能受到欢迎。这就是当时的想法,趁人们还没意识到Git潜力的时候,先做一个产品去抢占这个市场,然后在这个市场上成为领跑者。


让Git变得更容易

RW:GitHub也做了很多工作去教初学者如何使用Git,那么GitHub是如何增加用户量的?

TP-W:我们做了许多培训材料,有一个培训团队专门做这些,告诉人们如何使用Git和GitHub,我们一直都在努力让网站变得更简单,不仅是为软件开发者,也为那些自己使用软件的人,但我们主要还是关注开发者。

为了简化GitHub的使用,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让大家通过Web接口去使用Git。2008年那会儿,使用的时候必须去下载命令行接口到本地设备中,然后通过命令行弄明白如何使用它,花了大量的精力,如果你不是一个软件开发者,你可能根本就不会碰这个东西。如果你对Git不熟悉,它真的很复杂。

最后我们为Mac和Windows平台开发了客户端,使它能被开发者、设计师、版本控制的新手,甚至硬核开发者等等喜欢使用图形界面的人所使用。但真正让GitHub被广为使用的,还是我们去年所做的事情,你可以通过网络添加文件、删除文件、修改文件,不用下载任何东西,这个功能很强大,让人们可以访问并编辑文件或者共同写博客。


Git更大

RW:你觉得到目前为止,GitHub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TP-W:其实改变在很多方面,员工数量已经增加到了217人,然后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办公室了,现在终于有了办公室。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的。

我们的核心目标和价值观仍然没变。我们仍然相信,我们可以从开源的工作方式中学到很多。

和你的团队一块协作,想出将要做的事,那是非常特别的。你可以让人们为他们感兴趣的事做出他们最好的表现,将很多这样的合作放在网络上,从时间和空间的约束中走出来,对公司是很重要的。地理上你住在哪儿,你正好在一天的什么时间工作,互联网让我们能做的就是充满灵活性。

有了这些核心不变的理念,很多表面的东西就可以变通了。比如,有多少人在那里,我们如何一起工作,我们怎么招聘。所有公司必须找出如何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记录文档、分享想法,并且仍然能够随时间而改变,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也是我们的哲学。


Git更有用

RW:你曾说过要通过GitHub开源一切,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个事情的应该是GitHub和政府先做。你们下一步会怎么做?

TP-W:我们最初有许多想法,至于为什么想把政府所做的事情开放,就是因为觉得民众可以从开放的政府中获益很多。你想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服务于民众,那么就应该尽量公开他们所做的事情。比如如何制定了法律、如何用法律与民众沟通。如果人们能看见法律在朝一个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参与度就越高。我们现在有工具、有互联网支持你去分享,你也可以让法律简单易懂。

所有这些技术的存在,只一个得到政府认同的问题。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关注它,因为我们认为民众可以从一个更开放的政府里受惠更多。

让政府开放是其中一个想法,另外两个分别是科学和教育,所以我们会有专人去各大高校和中学讲GitHub、软件开发、版本控制、行业变化、如何让东西变得更加精细易用等等。如果学生现在开始学,这对他们的事业是非常有帮助的。

因此让教育系统卷入,可以让软件开发教学开展的更早更广泛——我认为这是巨大的。我认为这是未来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软件是无处不在的。你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改善,如果你有很好的系统支撑,而这些系统一般的软件,当然有时也是硬件。如果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把事情做得更优质更快,就可以腾出更多时间关心其他事情。

开放对于科学也有很大机会,在科研当中几乎没有人会写一个软件作为研究本身的一部分,那么其他人如果想利用研究中的一些东西就非常难。现在的科学领域的软件并没有多复杂,所以我们很乐意改变这种状况,并且有很多有兴趣做这个的人。我认为公开的、让其他人参与改进或提出意见的研究软件,会对科研有很大的帮助。

RW:现在见到你越来越不容易了,你最近有在忙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你的新成果?

TP-W:我就只是公司本身的工作很多。我们现在正努力于一些很有趣的产品。不幸的是,我今天不能谈论它们,但我们希望让人们在软件协同工作上更容易一些。

这是我们的大目标。GitHub如何帮助改变世界,正是通过让人们在软件上更好地协同工作。如果我们这样做,因为软件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行业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软件来加速美好未来的步伐——让人们更容易编写软件。我们做出的任何产品也都将围绕着这一点。


原文 GitHub's Tom Preston-Werner: How We Went Mainstream
翻译整理 SegmentFault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评论
载入中...
Noodles Noodles

12.5k 声望

发布于专栏

新闻

新闻资讯一手掌握

328 人关注

SegmentFault

一起探索更多未知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