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离开学校

就是冲着新版博客体验名额来的吧. 这篇文章计划在技术外扯远.. 都是个人生世事情.
为了弥补我行文上的悲观, 我要到微博上找照片作为插图...

照片对应的 id 14131386 的都是微博 @Lens後面的林同學 拍的,
问了下, 相机是"尼康D800", 喜欢摄影的同学戳上边的链接访问他微博 :)

唯一一张我拍的照片是第一张, 夏天在窗户外边拍的, 当时人还还多啊.
刚到夏天, 我实习晚上公交车回来, 带着夜宵走到养贤楼上的办公室,
我回去就像是刚出去, 他们都是对着电脑, 发现我招呼几声又转头看电脑去了.
大家很还会一起聊 Linux, 扯扯 Java Lisp 那些东西, 我也忘了.
只是实习之后我渐渐浮躁, 干脆开窗翻出去, 在外边上网乘凉.

办公室离食堂挺近的, 大四上学期的时光, 我几乎都是呆在那, 吃饭都方便了.
似乎每天的时光, 就是上网看 HN, 刷微博和论坛, 最后 CNode 遭殃了.
我觉得很庆幸, 自己还有这样个地方呆着, 白天经常就两三个人, 静静地上网.
有时精弘会有会议或者活动, 人很多, 而我就靠着窗那儿呆着, 看着英文.
回过头我渐渐觉得这是我大学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 我安静却并不孤独.

高中时我曾向往的大学, 是住在图书馆边上, 一天到晚埋在书堆里.
结果并不如愿, 我最初的技术积累都是在上课看的, 图书馆借的书.
关于 Linux 和脚本语言的书挺少, 喜欢看的我都翻过, Linux 命令适合上课看.
大一下学期我迷上了图书馆的机房, 浪费了不少钱在里边上网看各种东西.
大三结尾有次在图书馆前, 服务器部的同学一起照了相, 前边广场上

向日葵花么, 每年开, 可很少停下看, 只是每次经过, 看到那么多游人.
今年十月份我有次回去玩, 正好 suzie 在, 我就过去找他.
正好下午, 阳光一寸寸划去, 向日葵开满, 我跟他们坐在树下闲扯,
草地上很多游人, 有拍照, 有坐着聊天, 也有很多走过的妹子, 我四下张望.

呆在外边了, 反而觉得学校里是美景, 那么多的人, 都悠闲地走着.
我和 suzie 认识是有次精弘开会, 一起上的楼梯, 到了以后慢慢聊上了.
到了办公室, 我不是第一次, 可总是拘谨, 但凡是和人聊天吧.
我工作了, 他也实习了, 两个人开始吐槽外边的技术世界怎样怎样...
外面并不是那么出彩的, 反而是学校里至少看去表面平静.
我回想, 后边的半年也很少在有花花草草的地方走动了.

夏天秋天, 我几次回学校, 到养闲串串门, 可惜同届的人大多不在那了.
我还是会听到他们聊技术, 只是混熟对于我来说要几个月的时间吧.
还是那电脑, 还是我最初跟着刘和叶去装系统的, 还有书架上我们的书.
离开学校时候我想着反正也常会回来, 就丢了好多书在那, 可结果忙就很少回去了.
刚开始我从外边回去, 觉得真不适应啊, 我再也不是每天安然早晚呆在那儿了.

我有次心情烦闷, 就沿着图书馆和向日葵地周围的马路散步, 在晚上,
我听到围在草地上学弟学妹在唱歌, 隔着老远, 声音忽而明亮忽而飘渺.
很难想象, 我在大学参加的社团活动如此之少, 除了精弘, 再没有了.
室友经常去话剧社打酱油, 有两次我们还组团去看他演出, 真是没得比的感觉.
直到住在外边, 世界忽然变得那么冷清, 我竟然也有些难以习惯..

没有人告诉我, 大学我应该以怎样的姿态生活, 去经历哪些事情,
或许他们暗示了, 我全然没有放在心里, 而只是把自己藏在屏幕后边.
白天在路上, 我常常还是那种被眼睛环绕的不安, 总是快不走回寝室.
呆精弘前的很多个夜晚, 我从教学区远远踱步回来, 在夜幕的掩护下思考着不知什么,
晚上有时看到满树的樱花, 有时看安静的远和近的路灯, 像是要走进去.
我很少很朋友一起, 在校园里这么那边找地方疯玩, 很拘谨也没留下些回忆.

上半年, 毕业设计赶地非常慌张, 最后倒是很走运或者很水就走完了.
到了期末, 反而和同班同学接触的活动多起来, 一会拍照一会聚餐,
我和同班, 除了寝室一起的同学蛮好的, 其他的人渐渐都挺少说话,
弄不明白这是不是我该有的沉默, 可我有时挺希望有那么些人能在一起玩的.

关于技术方面, 年初微博上大量 Lisp Haskell 相关的资源,
主要是我吸收不了, 后来工作, 公司对开源社区冷门技术态度一塌糊涂.
我花了很长时间想跟进前端, 可是任何原因吧, 我付出的努力看不到多少效果.
渐渐我开始为自己找盼头, 继续往编程语言方向去理解.
这一年, 精弘出来的 xuld 给我补了不少面向对象方面的内容, 我反而更认不准方向了.
技术的海太深了, 2014 年会有更多的坎.

这一年我线下的收获是参加了好多次杭州编程语言社区的聚会, 真心见识了.
Ruby 社区的氛围让我非常羡慕, 可惜我到底只是写 CoffeeScript 的菜鸟.
虽然从学校出来时对 Node 抱非常大期望, 年底渐渐转向 Go 了.
元旦前还参加了 NodeParty, 跟着 suzie 在淘宝城欣羡地参观了一番.

刚搬出学校的几个星期, xuld 提醒我说, 以后日子会很寂寞, 不会有同学陪着了.
我当时并不明白那意思, 直到周末, 本来只是呆在精弘的我感到无处可去.
然后很陌生地去逛西湖, 爬宝石山, 一个人, 夜里看喷泉之类的.
到了冬天, 或者周六加班, 或者有时跑 xuld 家里尝他的菜, 如此挨到了第二年.
仔细想想, 我其实还是借着代码在逃避我凌乱不堪的生活啊, 我该如何下去.
xuld 很早就看穿了, 和我说不要逃避, 而我渐渐认识到自己看不清前路.

中秋之前, 高中班里突然传来同学车祸的消息, 揪心了好几个星期.
后来看漏了消息的某天, 过后才在同学日志里确认那同学去世了.
我有在梦里偶然见到那同学, 好多年没见, 我还认得她, 听不见她的声音.
我不惯旅行, 甚至也没去医院看过, 只是每天加班加班, 看着 QQ 里的消息.
我忽然感到不再是那个学生的样子了, 很快我也会死, 而我还没学会生活.
回想到种种高中, 我带着安慰带着不安, 想到接下来依然是那种心情.

现实中的烦恼, 使得我想起了很多大学以前的事情, 并尝试着记录下来.
回想我畏缩得一塌糊涂的初恋, 回想我多么努力去开阔视野的高中.
大部分的时光, 我都是呆在学校里, 和同学仅仅是只在学校见面那样的生活,
我在寝室窝着, 心里却在书上飞着, 后来又是在网上四处跑着.
是啊我不可能永远都那样子...

有机会还和 suzie 或者和 xuld 一起扯淡, 他们都适应外边的生活.
一个给我普及"现充"啥啥, 叫我多出门玩快点找妹子之类的,
一个开始装大人教我怎么安心挣钱过日子, 做技术是也踏实点,
我听着似懂非懂, 回来还是上班上班, 下班了也花好多时间码字码代码.
有时我在回家路上, 路灯之间摇摇晃晃, 想着我到底不能这样一辈子下去,
可我究竟是要过怎样的日子, 我又是在逃避些什么呢?

在朋友的鼓励下, 我经历了第一次出省的旅行..呃..其实只是半天的来回,
到年底, 我鼓起勇气又去一次上海..呃..这种距离还是非常非常地端呐...
我终于能干掉了很多的不安的感觉, 能够一个人坐火车跑去陌生地界了.
进入大学之后, 我视杭州为城里, 直到实习每天挤公交终于习惯了乘车.
第一次乘地铁直接上海杭州都体验了一遍, 火车和快速公交一并认全了.
一晃眼, 已经四年过去了.

难得能记起来, 已经离开学校半年了, 好多的同学都很少联系了.
在学校里那些日积月累的生活习惯, 化为无形, 静静隐在角落.
有几次我试图努力去抓住一些, 散落在校园一个个角落的那些回忆.
而那些夜晚, 似乎随着飘荡的歌声, 在陌生的一个个身影里不见.
然后我也不是能看见那样的黄昏, 饭后悠闲来去, 转为夜幕里的平静.

夏天以后, 压力日复一日, 对我来说好坏都算是非常大的改变,
一个是不再那么胆怯, 说话做事比之前稍稍好转, 不在那样软弱不定.
然后呢身体和作息怕是又往下掉, 晚上为了码篇博客死撑到现在...
一些坏习惯, 我老板也没能逼我干掉, 另一些个人的问题也挺惨.
我的自制力和自信心还是很差, 容易情绪化, 唉唉唉这个怎么说啊

在学校呆了十多年啊, 我对外边的世界怎样运行一脑子都是浆糊,
我从最好的学生一步步下掉, 最后带着邪门的技术和累累的伤痕来到杭州.
我从 Linux 切换到了 Mac, 而且终于有能力探索 JS 以外的世界,
我被催促着走出躲避的世界, 装作镇定, 装作开朗, 假装一切都是好的.
终于我看到了人生真正的样子, 那样迷惘, 路还很长.


返回博客首页: http://blog.tiye.me

阅读 7.5k

推荐阅读
题叶
用户专栏

ClojureScript 爱好者.

500 人关注
251 篇文章
专栏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