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为什么需要柯里化(curry函数)

1.先简单的介绍一下纯函数

在函数式编程中纯函数是其最基本的思想,所谓纯函数就是一个相对不受外界影响(之所以说相对,是因为有的时候需要和外界沟通,函数没法保持所谓真正的纯,但后面会有方法来解决).在高中数学中都学过,函数是一种映射关系,在y=f(x)这个函数式中,每一个x都有一个与之对应的y值与它唯一对应。

说了这么多好像还是不是很明白,那就来个简单的例子:

//不纯的
var num=18
function foo1(enter) {
    if (enter>18) {
        console.log('wow')
    }
}

//纯的
function foo2(enter) {
    var num=18
    if (enter>18) {
        console.log('wow')
    }
}

两个函数实现的效果其实是一样的,但第一个函数不纯,第二个函数才是真的纯函数,它将num定义在函数体内,外界无法直接获取num,也无法改变它,相当于打雷天缩到了被窝,外面雷再大也跟我没关系了。

第一个函数之所以不纯是因为,它引用了函数体外的一个变量num,一旦你进行了外部引用,那这个函数的输出就不确定了。一旦num被改变了,那这个函数就不会按照你希望的执行下去了。不纯的函数充满的不确定性,在函数式编程中要尽量避免它。

纯函数中还有很多的好处,再此就不展开讨论了,以后有机会再详细的说说。

2.纯函数的一个使用场景

var add=x=>(y=>x+y)//为了更贴切函数式编程,这里用了ES6的写法,等价于下面的函数
// var add=function (x) {
//     return function(y) {
//         return x+y
//     }
// }
var add2=add(2)
console.log(add2(1))
//3

这里使用闭包的方法,在add函数体内返回的匿名函数中有这样一句话:return x+y
它在匿名函数中保持着对x的引用,即使在垃圾回收中,x在执行上下文中已经被清理掉了,但还是能够凭借引用找到它,这就是闭包应用的简单的解释。

通过这样的写法,写函数变得更加灵活了。add2实际接受到是一个匿名参数,这个参数保留着第一次传入的参数。但你所需要的所有参数都传完(是的,可以有不止一个参数,但需要通过curry函数的帮助),再执行操作,也就是上述代码中x+y操作。

这样无论你想add10,还是add20,都很轻松了。

问题来了
这样写函数太挫了,而且太麻烦了,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答案是有,那就是今天的重头戏curry函数(通过curry函数处理一个函数的过程也叫柯里化)

先上代码:

//柯里函数实质:传递给函数一部分参数来调用它,让它返回一个函数来处理剩余参数
function curry(fx) {
    //要进行柯里化的函数的形参数量
    var arity=fx.length
    return function f1() {
        //第一次传入的参数数量
        var args=[].slice.call(arguments,0)
        //若传入的参数数量大于等于形参数量,代表现在万事俱备(参数齐全了),可以直接执行函数了,直接将参数全部传入fx函数中,并执行它
        if (args.length>=arity) {
            return fx.apply(null,args)
        }else{
            var f2=function() {
                //如果只传入了一部分参数
                var args2 = [].slice.call(arguments, 0)
                //判断是否所有参数都传完了,如果没有,不断concat新传的参数,然后执行f1函数
                return f1.apply(null, args.concat(args2))
            }
            return f2
        }

    }
}

其实看书看到这部分的时候作者直接用lodash库中的curry,看的十分蛋疼,觉得没有详细的代码总归不能理解的透彻。结果点开github上的作业(这本书有习题,就在GitHub上),发现有curry函数的实现。看了一圈有些小的不太理解的地方修改了一下,成了现在看到的函数。

现在就可以用curry了,用起来也是十分舒服(偷懒直接上书上代码):

var match = curry(function(what, str) {
return str.match(what);
});
var replace = curry(function(what, replacement, str) {
return str.replace(what, replacement);
});
var filter = curry(function(f, ary) {
return ary.filter(f);
});
var map = curry(function(f, ary) {
return ary.map(f);
});

match(/\s+/g, "hello world");
// [ ' ' ]
match(/\s+/g)("hello world");
// [ ' ' ]
var hasSpaces = match(/\s+/g);
// function(x) { return x.match(/\s+/g) }
hasSpaces("hello world");
// [ ' ' ]
hasSpaces("spaceless");
// null
filter(hasSpaces, ["tori_spelling", "tori amos"]);
// ["tori amos"]
var findSpaces = filter(hasSpaces);
// function(xs) { return xs.filter(function(x) { return x.match(
/\s+/g) }) }
findSpaces(["tori_spelling", "tori amos"]);
// ["tori amos"]

这样是不是就能感受到curry的强大之处呢。在以后的函数式编程中还会不断的遇见它的。
(写在最后,关于curry函数实现的一点小问题,使用ES6的箭头函数更贴切函数式编程的思想,但是箭头函数无法识别arguments对象,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写匿名函数把)
(本文属于读书笔记,看的书是js函数式编程,在gitbook上就能看到)

你可能感兴趣的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