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程序员的方式打开台湾

参加这个会议是临时兴起,就是在一个非常巧的时间和地点做的一件恰如其分的事情,简直没有不参加的理由。再加上考虑到,只要有足够资本,谁都可以去台湾浪半个月,但不是谁都有机会到海峡对面去参加本行业内的技术交流,所以觉得这个机会更难能可贵。
我不是受邀嘉宾,而是作为普通参会者的身份,门票988人民币。这个身份有一个好处,在很多方面是利益无关的,比较不存在商业互吹的嫌疑,以下所有言论仅代表本人观点。

ModernWeb 的前一天晚上就和勾股、题叶、赵洋碰头去了趟饶河夜市吃各种好吃不贵的台湾小吃。

。。
在35度的高温下穿着长袖长裤的题老师,和又换了新发型的996勾股。
图片描述

ModernWeb 是18、19日两天在台北101旁边的一个会议中心举行,之前有听闻一些台湾互联网现状的评价,对此我还是非常好奇的。总的来说会议的流程、选题质量和大陆的会议没有差很多,有讲得特别好的,也有水到爆炸的,不过很多细节上融入了当地的文化氛围,更诙谐活泼和标题党。
图片描述

共笔

比较不同的地方在于台湾的听众普遍很喜欢拿着电脑在台下做笔记(而不是在埋头干自己的活写代码、聊微信,假装自己听了这个议题),大会也提供了这么一个叫“共笔”的共同笔记平台,大家会在积极地在上面公开分享自己的会议笔记,这是非常正向的交流;当然他们大会也应要求临时开了一个聊天室平台,但里面居然一直特别安静几乎没人说话。这要是放在我们大陆的会议上,想想都能知道肯定聊天室(微信群聊)热闹得不得了,各种刷屏的招聘广告和吐槽空调太冷了之类的,而“共笔”无人问津。

开场的小插曲

开场主持人就 cue 了一个我们的几个来自大陆讲师和我听了以后都立刻特别好奇和敏感的事,这个事是我们来自大陆的所有人之前都不知道的,甚至勾股作为出品人也是一脸懵逼,起码在我看来事情已经是非常严重了才会在主会场开场就提这茬,所以会后我们私底下也讨论了不少。按下不表。

印象比较深的议题

18日:
Jeremy Keith《Web的层次》
从社会学的角度去回顾了一下 web 的发展史,我觉得这个角度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张图感觉是又黑了一把 JS 吗哈哈哈哈……
图片描述

勾股《我为什么选择 Vue.js》
看标题会觉得是一个常规入门级别的安利会(我们事前还揶揄大陆的讲师过去的都是在做基础安利,放眼过去都是 Vue.js 入门,echarts 入门,ClojureScript 入门简直 low 爆了……开个玩笑啦:P)。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从核心开发者的角度去讲这个关于选择的故事,比像我这种小白去讲关于选型的故事肯定有质的区别。其实我特别欣赏勾股的地方是每一个技术点他都能用有别于一般开发者的角度去思考,不局限于业务也不局限于工具和框架的“技术用户”的角度,包括会后和他讨论的一些关于 webpack 和 houdini 相关的东西也是,感觉这是另一个高度了。

19日:
尹哲《遗留代码经济学》
图片描述
我觉得这一场讲得非常好,内容是关于接手前人的坑的大众痛点,单测、内聚与解耦合、成本与技术债相关的软件工程管理方面的敏捷开发经验,信息量很大,例子有趣引人入胜,看得出是一个有自己沉淀的布道师,也因为议题说的是大众痛点,所以会后 Terry 的交流桌被围的水泄不通。(我们原以为 Terry 是新加坡人,后来得知 Terry 是大陆的,2011年才肉翻到新加坡)

Neo《From Traditional Web to Modern Web》
我去,我简直忍不住不单独挑出来吐槽这个议题,非常纯粹的标题党,水出了天际,整个议题内容随便找个在校的实习生学一天就能掌知识积累,真心还不如讲个 Vue 的 api 入门介绍都来得更有深度。(作为一个利益无关的普通参会者吐槽起来就是没包袱~哈哈哈!)

左耳朵耗子《Amazon 和 Alibaba 软件架构和工程》
这也是整体效果非常棒的一场演讲。标题就起得特别宏大,实际内容上也特别宏大,光看 slides 就特别能唬住像我一样的小白:P……大致说的是我们国内甚至全球的用户基数就摆在那里,不复杂是不可能的,这两家全球知名以电商为核心的平台,在面对那么大量级的用户数做的非常多的努力,叠了一层又一层的技术保障和管理思考。会场挤满了人,演讲结束后听众的掌声相当热烈,从会后收到的反馈来看也是最受欢迎的。耗子叔流弊~
image by 左耳朵耗子

刘艾霖 《使用 Swagger 协助你设计出更好的 API》
选择听这一场实际是因为对这个讲师本身的经历好奇,一个从业好多年依然在一线 coding 的自由职业 soho 女工程师,使用 Swagger 也是为了前后端及测试能有一个更好的协作文档存留,解决的是远程协作的开发模式遇到的沟通上的问题。议题本身的内容质量很一般,就是常规工具的 API 级别的安利,以及 get 到了大量的台湾软体开发上的与大陆不同的专业术语和俚语。

李维翰《SOLO - AMP》
这一次的 ModernWeb 上有两个大的议题都在说 AMP,感觉有点怪怪的,也许是因为国内墙的原因,AMP 几乎没多少动静(不要提搜狗搜索和谷歌的那个没什么实质作用的合作),而且我个人觉得 AMP 带来的新能力和体验远不如 PWA ……这个议题也是属于 AMP 及它的最新的特性的常规安利,不过讲师貌似是在台湾特别出名的布道师,印象比较深是因为用的雅虎奇摩的 Demo 略微奔放限制级。

我听了的议题不局限于以上几个,羡辙女神、赵洋等等等等我也有听,由于时间冲突而错过了题老师的那场我也是很无奈的哇。

闪电分享

还有闪电分享环节,光看标题就觉得特别有趣是不是:D,实际上就是非常有趣啊~~
《亲爱的,我把来电变成聊天室了!!》
《政府网站如何朝 ModernWeb 更近一步》(政府项目的文件都能公开谈,这是我们非常羡慕的地方啊。)
《网事不只能回味》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其实本来我也想报名上闪电分享的,而且经过这两天的洗礼,我在当下自认为 get 到了很多台式演说风格的精髓,我觉得我不会输的!……无奈很多内外的因素叠加以致于错过了这个机会:(

敏捷的医生护士

它是一个关于敏捷开发的面对面的交流,参会者是“病人”的角色来咨询,他们社群的敏捷资深人士作为被咨询的一方是“医生”,小护士们算是一些助手、志愿者(实际上她们都是 HR )……反正对于这个制服 play 的套路我是很服气的。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餐食

这么说吧,我在台湾待了差不多半个月,我觉得台湾所有的食物都超好吃,除了这个大会提供的午餐,连“一般”都算不上。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所以印象比较深。
零食和饮料都是无限量供应的,最后结束时还需要硬塞给所有参会者们才能勉强发完,这点非常爽,虽然没有我爱吃和喝的……
议题之间的 break 有发小甜点,第一天的红豆饼还不错。
图片描述

交流

大陆的会议分享一般都是在一个演讲结束后安排公开 Q&A 环节;
欧美有时候是在一个大环节尾声时把刚才所有的讲师都请上台坐成一排来统一交流和提问;
台湾这个的不同点在于他们是把讲师单独请到一个区域,有桌子和椅子,在那里近距离面对面地与参会者交流,确实有点像病人来医院问诊的样子,双方说话也会比较小声,感觉会更有私密性,以至于其他人会不好意思凑近去听。
图片描述
老中医救救我!

三种官方提供的与讲师的交流方式各有利弊吧。

还有一点,这个大会并没有安排讲师之间额外的 Social 环节,议程结束了就什么都没了,算是我们从大陆过来的所有人都有点意外的地方。大陆的这类活动,我们的主办方至少会安排有讲师晚宴,哪怕不 Social,请远道而来的朋友们吃个好一点的饭总是可以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会没有。

所以这几天晚上都是我们几个本来就认识的朋友们自己找地方吃东西。

这次大陆过去的“代表队”里面除了勾股以外都是第一次去台湾,所以各种都是勾股带飞,让我们一起感谢金主爸爸!第一天晚上勾股强烈推荐我们前一晚的饶河夜市小分队去了一家人均消费很吓人的日料店。在那里和特别热情的台湾老板娘聊到差不多十点半,后来羡辙伉俪、耗子叔也过来了,一直聊到十一点半,老板娘打烊了也没赶我们走,还送了我们很多小甜点。
图片描述

第二天参会结束后跟着题老师去了一个台湾本土的程序员例会活动名叫 Hacking Thursday,大概就是在每个星期四的晚上一群本土的程序员们找一家咖啡厅 Social 尬聊,然而感觉在这样一个工作日还能那么早下班来 Social 的都不是什么正经的码农啊哈哈哈……那么在这里我才算真正和当地的同行有交流(之前在大会上的都搭讪失败了……),他们中有算法的有做硬件的有 python 有 UE,和我之前了解到的信息差别没有很大,虽然了解也并不深。
图片描述
让我比较意外的是他们对大陆互联网当下的流行的元素大都比较了解,但我们并不了解台湾这边是什么情况,或者说是台湾本土自身也并没有产出什么带有自己特色的互联网的东西可供我们了解的,并且似乎也没有这样的氛围。还有一个感觉,到场的程序猿们都非常佛系和谦和,有别于在北京咖啡厅和硅谷咖啡厅里那种很多周身自带肃杀气场、谈笑间眼神都在放光的程序员。

天珑资讯书店

这是一个在台北很有名的计算机书籍专卖店,同时也是 ModernWeb 的赞助商之一,本来在会上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很在意,是后来在和台湾的程序猿们交流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书店有多著名,以至于后来我们几个都分别去了这家书店打卡。

台北现在仍然有非常多纸质书店,似乎阅读纸质书籍对于台北人民来说依然是一大刚需。
规模来说天珑书店算是比较小的,但里面包含的计算机类书籍之密集,特别是英文原版书籍之丰富还是有点被震撼到的。所以后来我又去了一次,在里面待了一上午,这场景仿佛让我回到了小时候,当年纸质书店还不像现在那么萧条,我爸每周末也总是带我去这样的计算机书籍特别密集的地方待一整天。
话不多说直接上图。
photo by 题叶
photo by 题叶
photo by 题叶

乖乖

勾股上台之前在讲台上摆了一包绿色的膨化食品,我们一开始都不知道是什么梗。后来才得知这是台湾的 ITer 之间一个很冷的梗,就是在服务器上摆两包乖乖零食,以祈求它们“乖乖”的,不要出意外,具体典故大家可以自己搜。台湾 ITer 还挺认这个的,味道也很好。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结尾

在台湾的这几天特意去接触了很多当地的工程师,也特意去了解了很多对岸的互联网状况,但总有一种管中窥豹般的不过瘾。
想起之前在ModernWeb上的搭讪总是会终止于我问的“你在哪个公司工作?”好几个台湾小哥都会一脸尴尬地说“啊?还要说公司的吗?”大概内心是在说:“公司名字说了你也不认识啊。”台湾叫得上名字的正经做 Web 的 IT 公司屈指可数,这些叫得上名字的公司还全都是大陆、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分部,其余99%都叫不上名字。
也许是台湾整个大环境都很安逸,所以也没什么 Make Software Change Taiwan 的蓬勃野心。
我半开玩笑地和一个台湾小哥说,在大陆如果不至少熟练使用三大前端框架的其中一个的话是找不到前端工作的,那小哥一脸惊恐😱,因为他说他们公司的项目都是很悠久的项目,用的 jQuery,公司并不打算重构,也没有人打算折腾更潮的东西,维持现状够用就好。
这大概就是我所看到的台湾 web 圈了。

阅读 7k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