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开发者:游戏爆红之后,觉得“这个世界突然疯了”...

clipboard.png

从默默无闻到一夜爆红,《Flappy BIrd》在当年创造手机游戏的一个奇迹,iOS 免费游戏下载榜单第一名、2014年"美国及中国 iTunes 最受欢迎免费应用软件"、被Cnet 评为“21世纪初全球最具影响力的 25 个 App 之一”。

但就在爆火几天之后,开发者阮河东撂下一句:“他摧毁了我的生活,我恨他”。然后把游戏永久下架。

这在我们看来不可思议,为他带来巨额收益和名气的作品,说放下就放下,这其中肯定有很多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隐情和感受。

就在前不久,阮河东出现在母校越南河内理工大学,分享了他当时和现在的心路历程。

Flappy Bird 一战封神

clipboard.png

阮河东在一个名为万福的越南小村庄长大,在《Flappy Bird》爆火之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和父母一起居住的、看起来安静甚至有些腼腆的年轻人。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的游戏开发者。

16 岁那年,阮河东通过自学在电脑上编写了自己的第一个程序 —— 一个国际象棋游戏。这也燃起了他对编程开发的兴趣与信心。在报考大学时选择了河内的一所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并加入了河内唯一的一家游戏公司实习。

阮河东表示,在《Flappy Bird》之前,他本来打算成为一名工程师,但后来决定改变自己的职业,为移动设备做手游。

在 2013 年的时候,App Store 里最热门的游戏的《糖果传奇》和《愤怒的小鸟》等作品,但这些游戏大部分都是为了满足玩家「长期服务式娱乐」的需求,具有丰富的玩法和内容,但阮河东想做的是一款「一分钟就能结束的游戏」。

做这个决定的另一个原因是,当时他并没有足够的决心完成一款游戏,除正常的工作外,他一没有太多的业余时间,二没有自己的团队,三是也没有什么预算。为了完成这个游戏,他必须把项目限制的尽可能小,功能尽可能的简单,才有可能完成。

于是他就给自己想做的游戏设定了一个核心法则:他希望游戏是可爱的,要足以吸引年轻人,而且要让没有多少时间玩的人们易于上手。

做完决定之后,他用了 2 至 3 天开发《Flappy Bird》,结果我们大家都知道,他和他的鸟,一战成名。

游戏一经推出,很快就登上了 iOS 免费游戏下载榜单的第一名,并在 2014 年初被评为“美国及中国 iTunes 最受欢迎免费应用软件”。

在 2014 年 2 月,《Flappy Bird》玩家游戏次数超过 200 亿次,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单月下载了破 9000 万次。当时最高单日广告收入 5 万美元。

这个结果让阮河东很意外,《Flappy Bird》完全是他一个人用业余时间开发制作,并且就这样的一个像素级作品,竟然能够登顶全球下载榜。

“他摧毁了我的生活,我恨他”

clipboard.png

在游戏爆火之后,除了名声与收入,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以及社会压力:

《赫芬顿邮报》指出这款游戏是一个“疯狂地恼人、困难和令人沮丧的游戏”,且“结合了超陡峭的难度曲线、差劣无聊的画质和生硬的动作”。

这款游戏的难度也导致不少玩家感到愤怒,其中一位玩家更指出他自己用了半小时才能获得 5 分...

还有人指责他在 App Store 排名作弊,而且抄袭了《马里奥》游戏...

但最让阮河东担忧的是,是他在社交网站上收到的几条评论信息:

一个妈妈声称阮河东的游戏「让孩子沉迷」,另一个人则感叹:“在我的学校里已经有13个孩子因为你的游戏而摔了他们的手机,他们简直对这上了瘾。”

阮河东在采访中还提及到,有人因为玩这个游戏而丢了工作,有的孩子沉迷于游戏不再愿意和母亲交流。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只是在开玩笑,直到我发现他们真的伤害到了自己。”阮河东这才了解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为了知道这个爆款游戏和开发者的最新动态,当地的狗仔队围在他家门口,严重影响了他和家人的生活。“我无法入睡。(我感觉)生活不像以前那样轻松舒适了。”

那时他才 28 岁,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世界突然疯了。”

虽然比起从游戏中得到的收入,这样的代价似乎很小,但阮河东依然觉得媒体的关注让他感到窒息。心理和生理上的嘈杂烦恼,让他只想要平静的一个人待一会儿。

“设计 Flapp Bird 的初衷是希望人们能在放松的时候玩上几分钟。但不巧的是,它现在成为了一款让人上瘾的产品。我觉得,这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 Flappy Bird 下架。现在它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2014 年 2 月 8 日,阮河东在 twitter 上发了一篇推文,公布他将把游戏永久下架。

多年之后,阮河东回忆到:“虽然在《Flappy Bird》成功之后根本没时间享受其中的喜悦,但对于该游戏登顶 App Store ,还是感到过自豪。”

消失五年,归来恰似少年

clipboard.png

五年后,开发者阮河东出现在母校越南河内理工大学,分享当时和现在的心路历程。

在分享会中,有现场的学生问他是否后悔把游戏下架,从而失去巨额的收入来源?

但阮河东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了下他目前理解的「收入和工作」的关系。

“在美国,人们用一百万美元衡量一个人,有了一百万美元就意味着这个人不用工作了 ——
我曾经以为我有了一百万美元就会退休……后来我很多次达成了这个目标,但是我仍然无法退休。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我当年(成功)的代价就是自己的成长。但不要牺牲自己的成长来换取短期的成功。

不过现在的他,看到的更多的是事情积极的一面。

Flappy Bird 的成功让他变得很有信心,「我可以自由地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除了 Flappy Bird,阮河东还开发了 Super Ball Juggling 和 Shuriken Block 两款游戏,目前它们在 App Store 分别排名第 6 和第 8。

阮河东说,如果这两款游戏如果能够和《Flappy Bird》一样让人沉迷,那么这次他将毫不犹豫的将他们下架。

这大概就是属于一个技术至上者的理想主义,引用一句话:

无论是深重的痛苦还是巨大的利益,无论是恶意的攻击抑或盲目的追捧,他都只信奉技术为真理,他依仗技术,因技术而骄傲,为守护心中的技术梦想而自豪。

后话:开发者的技术理想

作为开发者,作为一名互联网社会的「搭建者」,我们的初心一定是想通过技术实现我们的价值,通过技术去做一些可以影响世界或者让社会变得更好的事情。

这可能就是根植于纯粹技术人心中,纯粹的技术理想吧。

Respect。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开
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clipboard.png

阅读 2.7k更新于 11月27日
推荐阅读

为开发者提供行业内相关企业的新闻动态

1995 人关注
19 篇文章
专栏主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