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Hub:除非真正需要,否则我们不会删除您的任何内容

发布于 2月26日  约 7 分钟

clipboard.png

《GitHub: We won't take down any of your content unless we really have to》
原文作者:Daphne Leprince - Ringuet
原文链接:https://dwz.cn/zVJfZzm6
编译:思否@徐九

GitHub 的最新报告中表示,会将表达自由置于首位

不仅仅是社交媒体巨头在努力的让用户相信平台的透明度,微软旗下的 GitHub

也在致力于此。

作为一个代码共享平台兼作开发人员的社区,GitHub 刚刚发布了其 2019 年透明度报告,详细介绍了如何以及向谁披露用户信息,以及基于什么理由删除或阻止了内容。

GitHub 政策高级经理 Abby Vollmer 表示,该组织赞成在平台上保留尽可能多的内容,而不是删除信息。GitHub 确实相信内容审核会引起自由表达的担忧。

沃尔默说:“对内容删除政策保持透明,并尽可能严格地限制内容删除,这是联合国言论自由专家对平台的建议,这些平台旨在 促进在线内容审核中的自由表达。”

“在GitHub,我们都做到了。”

仅在“满足适当的法律要求时”才管制内容

最近,许多公众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消除社交媒体上的有害内容上,例如儿童不良信息或恐怖主义宣传。例如,在 2019 年下半年,Instagram 报告称已对超过 160 万条包含自杀或自残描述的内容采取了行动。

但是,在 GitHub 上共享的用户内容不同于在 Instagram 或 Twitter 等网络上发布的帖子。

该平台托管并共享软件代码,并允许开发人员彼此“fork”彼此的发明,进行更改并将它们合并在一起,所有这些都是本着开源的精神。

因此,GitHub 经常收到与用户帐户和内容有关的请求,这是执法机构在刑事调查方面的法律请求,而不是民事诉讼方报告有害内容。另外,Vollmer 说,该平台可以处理与版权侵权相关的请求,由于开源的无专利性质,因此必须谨慎对待。

据 Vollmer 称,GitHub 在响应访问用户信息或阻止内容的请求之前要格外小心。例如,今年,该平台收到的披露用户信息的请求中几乎有 96% 来自执法部门。

但 Vollmer 也表示 GitHub 仅在“满足适当的法律要求时”才向第三方发布信息,这通常意味着出具传票,法院命令或搜查令是必要条件。

在 2019 年,该平台收到 218 个相关的请求,最终通过了其中的 165 个。但是,Vollmer 也指出,2019 年 GitHub 公开用户信息的请求数量是 2018 年的三倍多。

当涉及删除或阻止被判定为非法的内容的请求时,GitHub 会在删除内容之前一贯检查该通知是否来自官方政府机构,该通知是由官员发出的,以及是否指定了非法来源。

Vollmer 说:“我们以最小的规范限制内容。比如,我们将仅在内容非法的司法管辖区内限制内容,而不是在任何地方。”

16 起请求中,有 6 起来自中国

在 GitHub 于 2019 年处理的 16 项政府请求中,有一半来自俄罗斯,另外六项来自中国。在 2018 年,该平台处理了九个请求,全部来自俄罗斯。

删除内容的另一种请求可能是出于版权方面的考虑 —— 由版权所有者(不一定是政府)提出。

GitHub 表示,它已在 2019 年处理了 1,762 个版权申诉,协助撤下了 1,432 个项目。尽管这个数字看起来很高,但仅占 GitHub 仓库的百分之一。

长期以来,版权问题一直是 GitHub 的症结所在,GitHub 上的内容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免费使用。例如,在 2018 年,欧盟规定所有互联网内容发行商必须使用内容过滤器,以发现侵犯版权的情况。

在开源的情况下,一些开发人员使用版权作为授予其他开发人员分发自由的工具,新规则可能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混乱。

Vollmer 当时表示,欧盟的提议“范围太广,对 GitHub 这类的用户社区会是一个较大的麻烦,甚至会影响开发者正常的工作”。

提交版权声明后,GitHub允许发布侵权内容的用户发送反通知,要求平台如果认为删除是错误的,则恢复该内容。

Vollmer 在 2019 年报告了 37 项反通知,还指出该公司收到许多关于版权侵权的“不完整”或“不足”通知,但 GitHub 并未采取行动。

GitHub 的最新报告是该平台年度透明度评估的第五次。但是,在拥有 4000 万用户的情况下,该组织的实力似乎不及 Facebook 这样的社交媒体网络。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平台拥有 23.8 亿用户,最近注册了数十万个政府 对用户数据的请求,并根据版权报告删除了近 260 万条内容。

-END-

后话:浅议全球化的网络监管

@徐九

近两年,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站内容合规问题频频爆发,Facebook 先后被通俄门、假新闻、谋杀和自杀视频、剑桥分析公司数据丑闻冲到了风口浪尖;YouTube 也因虐童视频、学术造假广告、UGC 网红内容创作者行为失当等内容问题缠身。

正因如此,社交网络平台作为网络内容的承载与发布平台,对内容这块儿不得不特别看重。与此同时,也获得了「操作」内容的权利与义务。比如规定哪些内容属于违规内容,哪些内容可以触达更多的用户,哪些内容需要被屏蔽,等等。

有权力就需要有监管,这个道理我们都懂。所以社交网络公司必须有相应的监管机制,内部和外部确实都应该有。

随着社交平台用户数的增加、社会影响力的增强,监管的级别可能就会上升到国家或者政府层面,但不同国家、地区对于网络和内容的审核机制、管控机制又都不尽相同,这就给这些致力于全球化的网络平台出了一个难题。

例如中国和美国关于网络盗版、内容评级的监管规则就不完全一致。

面对这一问题,现在的一些社交网络平台限定只有个别国家的人可以使用,或者个别国家的人不得使用,然后只按照使用国的法律执行监管。但这对全球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情,尤其是 GitHub 这样的平台,已经成为全球开发者通用且重要的工具之一了,如果出现政策或者权限上的变更,会给我们开发人员带来很大的影响。

从监管策略改进和技术完善的角度上说,以 Facebook 为代表的社交和直播、以 YouTube 为代表的视频与 UGC 内容平台、还有 Instagram 为代表的短视频领域,也已积累出一些既定的方法,对问题的预见和更新策略布局或有借鉴意义。

那之后有没有可能商量出一个全球通用的规则解决这些问题呢?对于网络内容的监管又能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呢?

clipboard.png

阅读 7.3k发布于 2月26日

推荐阅读

SegmentFault 思否对开发者行业的洞见、观察与报道

14884 人关注
84 篇文章
专栏主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