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关闭私有云?从华为内部的公有云私有云纷争,到云计算市场的分水岭

clipboard.png

技术编辑:徐九丨发自 云端
SegmentFault 思否报道丨公众号:SegmentFault


2018 年 12 月,一篇名为《#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文章在华为内部的心声社区引发了热议,该文章和相关的跟帖甚至还被华为总裁办邮件转发。

这篇文章中的一个观点是,华为内部的公有云和私有云是由两个团队在独立运营,这对客户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对内部来说也是资源浪费。并且两个团队间的协同合作似乎运行的也不令人满意:

“曾经也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一直很无语,这一对孪生兄弟,为什么不能形成合力,互相帮衬呢?在过去的一年,也参与和了解过一些故事,销售、市场侧无法形成合力,甚至,也许还互相阻碍。”

这次,大家热议的「华为关闭私有云业务」,是要解决这个内部问题么?还是华为有着行业层面更深层次的战略布局?

华为云业务的战略调整

clipboard.png

华为自从 2017 年 3 月制定了加强公有云业务的战略目标,并调整组织架构设立 Cloud BU 后,让云计算业务得到了飞速的发展。根据 IDC 于 2020 年 2 月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 2019Q3 跟踪》数据显示,华为云 2019 年 Q1 至 Q3 在 IaaS+PaaS 市场连续三个季度的增长超过 300%。

华为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最重要的一定是其清晰的战略方向。云计算战略目标设立时,华为云就把自身定位于为整个国民经济数字化、智能化升级而提供基础设施的角色上。

为此,华为云关注的并不仅仅是云计算领域的市场份额,更多的是把重心放在了构建开放生态、与更多的垂直领域开发者深度融合中。

去年 9 月,华为 Cloud & AI 产品与服务总裁侯金龙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宣布,华为将以鲲鹏和昇腾作为根基,打造“一云两翼双引擎”的计算产业布局,持续构建开放生态。

clipboard.png

这当中的“一云”,指的是要通过全栈技术创新,为全球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混合云。但华为内部一直混乱的公有云和私有云业务,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此次传闻的华为关闭私有云业务,其实表述的并不准确。事实上,是华为为了混合云战略的推进落地,而对私有云业务做了一个调整,将公有云与私有云团队进行整合。

根据「AI财经社」在文章《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中采访的一位华为私有云员工所说,早在今年的 2 月左右,内部就已有了这个规划的初稿,制定了由公有云牵引私有云发展的新策略。

据内部人士表示,“华为云部署中的一些定制化,让华为变得有些被动,面对各行各业的客户提出的诉求,研发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任正非对此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过去按客户定制,限制死了我们的能力,一个个小的软件包,不可复制,不可拷贝,不能重复销售、多客户共用。业务软件走的失败道路,我们坚决不能再走。”

“大公司要做大公司的生意”,作为一家有着明确战略方向、瞄准产业生态的企业,这可能是华为此次对私有云业务“不计后果”大刀阔斧战略调整的原因。

云计算的发展趋势

clipboard.png

云计算是非常有潜力的发展趋势,这一点基本上大家都认同。但对于公有云和私有云的未来,哪怕是权威的调查机构都存在着截然不同的观点。

Gartner 公司曾发布过一个预测,2025 年将有 80% 的企业关闭其传统数据中心。而根据 IDC 公司对 400 名企业决策者进行的调查,80% 的受访者表示已经将其公有云运行的数据或应用程序遣返到内部部署数据中心或私有云环境。

到底谁分析的更准确、更全面,我们并不知道答案。但从报告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矛盾点 —— 对于企业成本和效率的讨论。

虽然公有云是大势所趋,但最近几年,混合云显然是绝大多数政企用户所更容易接受的,用户的需求驱动产业有了新的演进和更替。用户需求既能保障私有云的安全、可靠和高性能,也可实现公有云的敏捷、弹性和低成本。

但传统私有云的定制化虽然满足了行业企业客户复杂的 IT 环境需求,却存在碎片化、不可进化的问题,也无法达到公有云启用便捷、功能不断进化、统一运维、按需付费的消费级体验,这也是业界对私有云不看好的重要原因。

因此,传统的私有云一定是需要“进化升级”或者说和公有云融合的。

新一代私有云的主流形态应该以企业客户防火墙内的复杂环境和数据需求为设计初衷,建立以客户数据为中心的、具备多云管理能力的私有云。同时具备应对企业复杂环境下的可进化特性,还可以提供公有云似的消费级体验。

去年 11 月,微软发布了 Azure Arc 的预览版,允许客户在自己的数据中心采用 Azure 云服务。 AWS 也计划在今年交付 VMware 变体的 AWS Outposts,这个托管服务可以将 AWS 基础设施、服务、API 和工具扩展到几乎所有数据中心或私有云设施。

clipboard.png

随着云计算革命进入新的十年,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 —— 「分布式云」。这个概念是由 Gartner 公司基础设施软件研究副总裁 Michael Warrilow 提出的,未来将是一个由私有云、公有云和边缘计算云组成的多云世界。

2020,云计算市场的分水岭

业内有个比喻,云计算是个“富二代”的生意。不管是国外的亚马逊、微软、谷歌,还是国内的阿里、腾讯、百度、华为,都是有背景的大企业。

一方面云计算是个重资产行业,需要做好长期大量投入,短期无盈利的准备。另一方面需要和自身企业的业务有密切的关系,才能实现可持续的发展。

在Frost & Sullivan发布的2019 Q4全球云基础设施市场报告中,IaaS市场中,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top5厂商份额高度集中,占据了总体73.8%的市场份额。值得一提的是,华为云2019Q4在保持行业第三的基础上进一步缩小了与前两名的差距。

2020 年初受全球疫情影响,多数企业复工复产采用了线上办公、视频会议的解决方案,如阿里钉钉、企业微信、WeLink 等,短期内导致了企业对云服务的需求量猛增。

但 2020 年也是中国云计算市场的一个分水岭。

一方面云计算行业迎来了Ucloud、青云、金山云等一波上市新贵,另一方面苏宁、美团相继宣布从云计算业务领域退场。

这再次揭示了一个事实,云计算发展到今天,洗牌的速度正在加快,小玩家或后入场者已经无力向巨头领地发起冲击。

与此同时,经过十几年发展的云计算主战场也已发生战略性转移,从云基础设施延伸到应用层,从互联网巨头主导的消费市场演化至企业级、政务侧的争夺。

仅从技术的角度,已无法诠释云计算的含义和价值。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表示,云计算上半场即将结束,线上版的互联网、衣食住行等消费互联网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云计算下半场迎来更大使命,它将作为数字基础设施推动物理世界数字化转型、推动传统企业上云、各行各业转型及产业互联网发展。

而中央此次定调的「新基建」,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也不仅仅关注在技术和基础设施本身,而是为了打破技术边界,合力支撑产业变革、赋能社会需求。

部分参考资料来源:

AI财经社:《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
云技术:《云计算大时代:传统私有云 vs 新一代私有云》
京比特:《云市场2020,华为云将大有所为》
东方财富网:《云计算冲刺2020:华为云跻身前三HAT争霸赛开启》
科技日报:《云计算下半场,洗牌不停竞争升级》

clipboard.png

阅读 2.6k

推荐阅读

SegmentFault 思否对开发者行业的洞见、观察与报道

17396 人关注
109 篇文章
专栏主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