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税」猛于虎?

苹果公司.jpg

技术编辑:宗恩丨发自 思否编辑部
SegmentFault 思否报道丨公众号:SegmentFault


近日苹果公司给 Hey 邮件应用开发商、知名项目管理软件公司 Basecamp 寄去一封信,信中苹果指责 Hey 违反苹果商店的几大规则,如果 Basecamp 希望继续在 iOS 系统上更新软件或发布适用 Mac 版本的软件,就必须遵守苹果商城的规则,否则将受到下架的处罚。而这个规则指的就是传闻中的「苹果税」。

早前 Hey 软件的做法是只允许用户在 Hey APP上注册,但如果想要使用这款软件的更多功能,就必须去 Hey 官网上付费购买会员,并且 Hey 没有在 APP 中给出明确的指引。这样的做法跳过了苹果商城,避免了高达 30% 的「苹果税」,但是最终却没能逃过苹果公司的惩罚。

无独有偶,全球顶尖的音乐交流平台 Spotify 也深受「苹果税」之苦。从 2015 年起,Spotify 就呼吁用户不要使用苹果的内购选项,直接从官网订购服务,并在官网上给出了比 iOS 端低 30% 的价格。Spotify 官方认为苹果的 30% 抽成太过昂贵,并且苹果自己的 Apple music 不需要交任何费用,苹果对自己征收 30% 「苹果税」的结果使众多用户放弃 Spotify 选择 Apple music。

Netflix 为规避「苹果税」建立独立网站,微信为避免「苹果税」将公众号赞赏功能改成喜欢等故事就不过多赘述,总体来看软件厂商们深受苹果税之苦,恨不得早日将其除之而后快。


苹果税详细解读

当开发者想要在苹果商城上架自己的 APP 时,首先要有一部苹果手机,之后需要交纳 688 元(中国价格)的入场费,这样你的应用就可以出现在 APP 商城中。

用户购买这款 APP 时,支付的费用首先会打入到苹果的账户,苹果会收取 30% 的「苹果税」,然后再按月将剩余的款项打给开发者。如果用户继续在 APP 内购卖其他产品(IAP 在App 内产生消费)苹果也会收取 30% 的税,不过用户续订 APP 时苹果会进行一个折扣只收取 15% 税。

下图为 App 内购买项目类型的详细介绍:

苹果税.jpg

2019 年苹果 App Store 一共促成交易 5190 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为 2460 亿美元,占到总量的 47%,排名第一,美国为 1380 亿美元,占总额的 27%。

而这 5190 亿美元中,610 亿美元属于数字商品和服务的范畴(占总额的12%),有4130亿美元属于实物销售和服务(占总额的80%),450亿美元是应用内广告(占总收入的9%)。

「苹果税」只针对虚拟产品,实物销售不分成,那么这 5190 亿美元中,能够有税的大约为 12% 左右,如果按30%的税来抽取,苹果从「苹果税」得到的实际收益约为 180 亿美元,相当于1275 亿人民币。这可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甚至可以帮助苹果公司在硬件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实现收益增长。

为了防止开发者钻空子,苹果还不断更新规则。2016 年 6 月 13 日,苹果更新了其 3.1.1 条款,更严格地要求 APP 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 IAP 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若使用 IAP 机制,就要划分 APP 销售收入的 30% 给苹果。

2017年06月12日,苹果更新的App Store条款正式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应用内购买,苹果将从中提取30%的分成,而且必须走苹果支付渠道,这项条款让中国的网络主播在观众打赏虚拟货币时不断强调观众要使用安卓手机打赏。


难道其他平台没有税?

其实虚拟产品收税这件事并不少见,以手游为例,安卓应用商店(华为、小米、OPPO、vivo等)的分成比例一般为 5:5,游戏制作发行方仅拿 5 成。苹果、Google、Steam的分账比均是3:7,游戏制作方能拿到 7 成。

这么一看「苹果税」似乎并不高,而且个人开发者的 app 上架 app store 能省下很多混淆加固(反破解)、加入收费SDK的烦恼,间接省下了不少时间和维护成本。客观上苹果用户还是一群付费意愿强的优质用户,那为何偏偏只有 iOS 的开发者叫苦不迭呢?其实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首先苹果构成了一个封闭的生态,用户没有办法从其他渠道下载应用。而安卓上仅应用商城就不下几十种,甚至用户还可以跳过商城自主下载。这样的结果导致安卓的分成比例通过竞争趋向合理,而且商城也会为开发者提供展出位置等服务,综合下来安卓商城的费用并没有那么让开发者厌恶。

二、还有就是苹果支付的问题,苹果对其他的支付企业都做出了限制,商店只能使用Apple Pay 支付功能,甚至提示用户去其他平台支付也被视为违反规则。

三、苹果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在线视频、音乐、电子书等内容高度同质化领域,苹果不只扮演了平台角色,还扮演了竞争者角色。通过「苹果税」,苹果自开发应用在消费端获得了价格优势。像 Spotify 等厂商就只能坐以待毙。

也正式这几点原因让一批开发者公开反对「苹果税」,甚至和苹果公司对簿公堂。


因为 Spotify 等公司的投诉,苹果现在正在面临欧盟的两项反垄断调查。联邦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表示:「鉴于苹果公司的权力,苹果收取过高份额,基本上就像拦路抢劫,欺负大家支付30%份额,否则就不允许进入苹果市场,这是在压制小型开发商,这些份额无法让小型开发商生存。如果市场存在真正的竞争,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

毫无疑问苹果店大欺客的行为已经成为了共识,如果苹果继续固执下去,最终极有可能受到处罚。从开发者的角度看苹果如果能够按照每年固定价格或者类似税收的阶梯式抽成收费,将会让小型开发者收益,也会有效缓解两方的矛盾。不过也有人提出苹果不允许第三方软件使用替代的支付系统是才是问题的根源,但让以「封闭」闻名的苹果生态做出改变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好在最近召开的 WWDC20 大会上,苹果表示将会启动一套新的机制,允许开发者挑战审核指南的条款,并且漏洞修改的发版工作不会再因为非法律相关的条款违规遭到拖延,此举被视为苹果一次值得称赞的让步,在苹果硬件不断遇冷的当下,其他业务收入将变得更为重要,希望苹果能探索出一套合理的模式平衡收入增长,而不是将「虎牙」伸向开发者们。

clipboard.png

阅读 735

推荐阅读

第一时间为开发者提供行业相关的实时热点资讯

19261 人关注
1781 篇文章
专栏主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