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改变世界,开源改变未来,得开发者的天下!

芒果果

代码改变世界,开源改变未来,得开发者的天下!

2020 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了开源,为开源生态贡献了很多优质项目,国内的第一个开源基金会也在今年正式成立了。

开源这件事正在被更多人知道、了解,并加入其中。今年 11 月,Python 之父加入微软搞开源的新闻像一个重磅炸弹,在整个技术圈里引起了热议。 微软作为一个软件公司,把开源精神深入的融合到了公司文化中,为所有从业者提供了优秀的借鉴经验,也塑造了一种开放的公司文化,引领着开源事业的发展。

从开源项目起家的 SegmentFault 思否,对开源的意义也有着深刻的认知。而这一切都要从一款游戏说起,那时专门供游戏爱好者讨论的论坛还很少见。思否现在的技术合伙人祁宁,当时还只是个爱打游戏的大学生,他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将有共同爱好的人聚集起来时,果断选择了自己做一个。于是,一个名为 Typecho 的开源项目诞生了。正是这个项目吸引了当时还是高中生的 SegmentFault 思否 CEO 高阳和产品合伙人董锋。

如今,SegmentFault 思否已经成长为中国领先的新一代开发者社区,为数百万开发者用户提供高质的技术交流平台。与此同时,SegmentFault 思否也开始反哺开源,为开发者提供开源项目扶持,利用社区的能力扩大开源项目的影响力。

想知道更多大咖的创业故事么?想了解他们和开源的“不解之缘”么?本期《刷新 CTO》带你和业内大佬面对面解答疑惑!

本期节目中,SegmentFault 思否 CEO 高阳与微软(中国)CTO 韦青,CSDN 创始人&董事长、极客帮创投创始合伙人蒋涛,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 CEO 霍泰稳,开源社联合创始人副理事长、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资深产品经理陈阳,从开发者、企业、社区等多个角度围绕开源发展现状、开源生态建设和开源未来展望三大主要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视频回放地址:https://ke.sifou.com/course/1650000038495355

image.png

精彩看点:

一、国内外开源现状

  • 什么是开源,大众对开源还存在什么误解?

高阳:开源软件的概念源自于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这里的 Free 是自由的意思不是免费,不应该被强关联在一起,正如有一句话说“免费的往往可能是最贵的”。开源从几十年前一直不断繁荣的发展,它从一个小众的群体到现在被非常多大公司和全行业的开发者关注,国内的开源也进行的如火如荼,有了一些新的变化。

我自己去定义开源,它是一种生产关系的变化,由封闭的集中式的开发到开放式的,让更多人贡献智慧的力量产生化学变化。另外就是由于这种生产关系的变化,让非常多创新的项目在开源的世界中诞生。而且开源会带来一种商业模式的变革,所以不是做开源不赚钱,它会有其他的收益。很多国外开源项目背后的公司市值已经变的非常高了,而且国内很多初创公司也开始做商业开源,通过开源的方式把商业化进行的更好,也取得了非常多的融资有了更好的机会。

韦青:开源的范围包括开源跟免费、开源跟自由、开源跟可控等等,它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最初狭隘的争议范围。开源已经成为了一种开发范式,一定不要把开源想的特别窄。

霍泰稳:几年前还会有人把开源和免费挂在一起,现在这么谈的已经不多了。大家对开源的认知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更多的人把开源看成一种精神或者一种文化。开源对职业成长是非常好的,发展比较好比较快的互联网企业会很看中员工是否在开源项目中有过贡献。

  • 从《2020 年度 GitHub Octoverse报告》中看到了哪些有意思的点?

陈阳:今年我们加入了 GitHub 全域数字分析,我们发现微软的在开源的 Top 项目中占了相当多的比例,这种趋势说明微软已经处于开源的中心。

同时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 GitHub 上排行 Top 30 的账号其实是自动机器人。所以未来开源项目里自动机器人的参与会越来越多。

高阳:其实自动化现在是一个趋势,GitHub 的 Market 上有非常多的 bot 的工具,当你去做开源多时候,原来需要人工去回复非常多的信息。如果是个人在做,项目又非常火,可能每天会有数十人、上百人来提问,靠人工去回复精力是非常有限的。现在有很多自动化的工具可以去比较好的解决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

蒋涛:GitHub 的代码仓数量是在倍增的,现在大概有 2 亿个代码仓,一年增加了 6000 万。这些代码仓中的活跃开源项目大概有 2000 万左右。

GitHub 的用户群不仅仅是开发者,知识工作者和代码工作者的边界会越来越小,这是一个趋势。它最典型的是破圈,以后的趋势是人人都是开发者,它的边界在扩大,这是 《2020 年度 GitHub Octoverse报告》最大的一个特点。

image.png

二、聚焦生态建设,优秀的开源项目具备什么特质

  • 您和您所在的公司都为开源生态的建设做了哪些贡献?

高阳:SegmentFault 本身是一个社区,最初的形态是以问答的方式帮助开发者解决问题。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做了一个开源项目的支持计划,也会一直持续的做下去。因为开源项目在做的过程中怎么构建社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所以我们做的一个小事就是,只要有开源项目找到我们,我们就永久免费的帮助他们报道所有的开源大事件。如果有需要,我们还可以官方快速的去帮他们创建专区和标签。这就相当于 SegmentFault 为开源项目提供了强有力社区的支持,可以引导社区的开发者为开源项目去做贡献。

开源项目的生命力,是社区够不够成熟与成功一个标准。作为开发者社区,我们能做的首先就是要参与进去。今年的开源年会我们也深度参与其中,协助开源社举办了开源年会。另外,线下的很多活动是非常优质的,我们也为这些大会提供了很多线上的直播支持,让更多没有到线下参与的人,可以看到这些东西。我们还可以通过 SegmengtFault 平台帮助他们做一些专区,让这些优质活动可以持续传播。

另外,接下来开放原子基金会马上要举办的年终大会上,我们也会联合出品论坛。他们的大会上有两个我们觉得非常有意义的话题,是关于开源社区的治理和如何更好的开源。

霍泰稳:做技术社区和开源社区是脱不开关系的,目前我们也在帮助开源社区做一些事情。其一是中国技术力量的年度榜单,这是我们第一次做主要针对开源项目的榜单。开始做榜单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吸引了 5 万 4 千多人进行投票,有 150 多个项目是自发参与其中的。2021 年,我们希望每个月都能针对开源做一些票选。

另外,我们有一个在线教育的平台叫极客时间,请到了一些在开源社区中已经做的比较好的人带着你去读源代码,这件事的反响也是比较好的。

陈阳:从生态角度说,2014 年我们发起成立了第一个社区驱动的联盟——开源社,这是我们参与开源的一些小火花。

蒋涛:开源项目需要一些支持,所以我们把 CSDN 的流量和能力与社区项目对接起来,去提高它的活跃度。第二是针对高校的,我认为学生是开源的主力,我们和长沙的高校在做一些开源的程序员训练营,现在看起来还是非常受欢迎的,用开源项目的实践带动学生的学习。

韦青:微软作为一个软件公司的转变是可以给大家做一个案例的,把开源精神变成文化的转变,让公司变得更加年轻化、更加开放,这会对公司的文明造成了一种冲击。还有一点是,微软的开源是全套的,所有软件的基本思路对初学者和成熟的工程师去借鉴都有莫大的帮助。微软还做了很多语言,比如,微软的工程师认为脚本非常笨,他们就要脚本变成更容易写的语言。

微软的软件是有自己的理念的,这一套全家桶对开发者有很大的帮助。一个企业都开源了还能做到市值第一,这其中是有很多逻辑值得思考的。

  • 从社区的角度和开源开发者的角度来看,开源的成长之路是怎样的?

高阳:SegmentFault 的成立就是源自一个开源项目,当时我们的技术合伙人在玩一款游戏,他发现线上没有游戏论坛可以交流,于是就自己开发了一个开源系统,那时候我的身份还是用户。我们核心的合伙人团队就来自这个开源项目,因为参与到开源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了开发者的创造力,我们认为开发者是信息时代的第一生产力。所以我认为,线上的开发者可以积极的参与到开源社区中去,你的贡献会在其他阶段给你回馈。

霍泰稳:到目前为止,看源代码还是提升写代码能力最好的方式。大家不要担心语言的问题,只要投入进去,随着时间的积累一定会收获更多。

蒋涛:我觉得现在最需要的是让学生更多的参与开源,通过开源项目去完成自己的第一个作品。在这个知识极为丰富,源码也极为丰富的时代,最关键是自己如何去学习。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开源的布道,让更多学生积极参与进去。第二点是,从开源的价值链来说,需要更多人参与进去,开源中有很多价值值得挖掘,我觉得即使只做开源服务都是有很大空间的。

  • 优秀的开源项目、公司离不开良好的生态建设,那么从企业和社区的角度来看,如何做呢?

高阳:我作为第三方社区角度来看,无论是社区开发者、用户、或是我,近几年来对微软的理解有较大改变。2014 年,正值 SegmentFault 思否社区创立两周年之际,我们入选了“微软创投加速器”,当时微软给我们提供非常多帮助,涵盖云资源、在创业中遇到的法律问题、融资相关的情况。我才发现:原来微软还在做这样的事情。

从那我明显感觉到微软正在从封闭走向开放,骨子里有基因的变化。它不仅支持创业者,还支持很多开源社区,如 Python 社区、Java 社区。在萨提亚说微软热爱 Linux 后,微软工程师向 Linux 做贡献,我记得有个数据显示该贡献占比还挺高的。

从用户层面上看,原来在 iOS 平台上没有微软 Office,随着移动时代的来临,我看到微软另一个开放点是:我的用户在哪里?我该怎样把产品优化地更好来服务用户?于是 iOS 平台上也有了微软生产力工具。最近微软的 Microsoft 365 应用也率先的原生适配了苹果 M1 Mac。

从上述说的,微软对开源社区态度的变化,到支持初创企业建设生态,再到面向用户对其他平台开放的心态,我观察到微软不断地走向开放,并重新赢得大量用户和开发者的心。

韦青:分享我在微软工作多年的感受;微软的工程人员都是软件工程师,软件工程师群体有非常强烈“软件怎么开发”的理念在支撑。当这批工程师认识到软件开发将是开源时,很多障碍就消失了。萨提亚是软件工程师出身,他不会给开源贴标签说开源是好的还是坏的,而是这样的逻辑:开发人员在哪,我们在哪;软件如何开发最有效,我们就怎样开发。

从微软来看,大家不要有固化思维,不要强调一定是要开源或要闭源。社会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方式,咱们就用什么样的方式。作为软件公司,需要找到最高效的开发手段,什么效率最高、哪个最有生命力,咱们就用哪个,这是微软的体会。

  • 国内外开源社区有什么不同,我们能不能建一个中国版的 GitHub?

高阳:SegmentFault 的用户是偏年轻一代的开发者,社区在我的理解中是存在国际化社区和本土化社区两种的。这里面有文化的原因,有语言障碍的原因,也有能否实时交流的原因。一个社区如果能在中国的本土化,其实是可以很好的发展的。

从另一点来说,开源社区不仅仅只是社区。它其实有很多工具链条开发的维度,是整个开发流再加上社区的概念,有很多代码资产方面的东西都是在开源社区上面的。

对开发者来说,他去选择工具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全世界这个领域做的最好的工具。所以,我们如果去做开源社区,对自己的研发能力会有非常高的要求。要去思考怎样才能做到比 GitHub 或者其他开源工具在体验上有更好的创新。

“开源是全世界的,但是开源的人是分布在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开源运动其实打破了很多界限和维度,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越来越多年轻的开发者在国际化的社区中是可以比较顺滑的去参与的,因为他受到了比较高水平的教育。另外,开发者有很多学习资料都是英文的,读英文文档对很多开发者来说是基础的能力。

中国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厂商在同步的做国际化的市场,中国在技术生产力、软件开发能力上应该走的一条路就是走向世界,去和国际社区交流,甚至是 PK。现在,开源在欧美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模式,也有很多大神和明星项目。中国这两年也开始有一些大公司开始参与开源,但是这个时间周期还是比较短的。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怎样让中国的用户更好的认识开源。所以,布道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做中国的 GitHub,定位应该是起到普及和布道的作用,让中国开发者了解开源,然后走向世界。这里的走向世界可能是个人开发者走向世界,也可能是中国的软件公司开始走向世界。

蒋涛:开发者都在用开源,所以我们也在思考中国的开发者社区到开源社区该怎么建设,或者说我们需不需要建一个自己的 GitHub,这个我觉得其实是打引号的。首先,中国的开发者应该积极的参与全球的开源基金会和社区。第二,中国和美国的文化和环境不同,美国的社区和基金会和西方的文化是比较接近的,他们自由,而且相对的反权威。我们要从中国用户出发,从东方文化的角度出发。社区是有文化的,社区治理也是有文化的,中文社区该怎么建设又要跟英文社区有协同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陈阳:十几年前中国可能是跟随者,现在成为贡献者,甚至在某些领域是引领者。所以今天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因为文化和社区的需要,我们要有一个用自己语言交流的社区。

我们需不需要一个中国版的 GitHub 其实是社区告诉你的,是按照需求来的。比如,我们发布了自己的木兰协议,成立了自己的开放原子基金会,这些都源于需求。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开源项目在自己萌生自己发展,中国的开源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的社区可能需要成立一些自己的品牌。

  • 怎么看待内部开源?

高阳:从一些具体的例子来看,现在接近 99% 的公司去开发软件的时候都大量的用到了开源的技术和产品。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很多成熟的技术开放出来了,所以你不需要去重复的造轮子,节省了大量的生产力。

像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内部可能已经有几万个开发者,有非常庞大的业务线,但这些工程师之间跨部门的交流是比较少的。正是引入了开源文化,让跨部门的沟通可以建立起来。内源的协同方式体系建立起来后,会形成一个虚拟小组,去解决一些通用的问题,这样可以减少生产力和劳动力的浪费。

韦青:要把开源当成一种开发范式,当成一种软件的精神来对待。微软和麦肯锡一起做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开发者速率”的概念。报告里提到,以后所有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会是开发者,是软件能力。这些能力表现在 13 个维度,有 46 个驱动的点,其中有一个新的能力就是开源能力。开源能力还分成 open source 和 inner source。原来开源和闭源是完全对立,现在已经不是完全对立了,闭源的内部也得有开源精神。内部开源精神的养成就需要积极去参加外部的开源,形成这种文化。

image.png

三、众人拾柴火焰高,开源离不开各界力量的支持

  • 用一句话总结一下对开源的预期,对开发者有什么建议?

高阳:参与到社区当中来。

韦青:现在是最好的时刻去拥抱开源,也是去提高技能机会,是把软件界整体提升一个水准的良好时机。

蒋涛:现在是开发者最好的时代。

霍泰稳:大势所趋、不要犹豫、赶紧上车。

陈阳:加入开源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


其实,无论是贡献代码的开发者、开源项目发起人、开源布道师、开源治理专家与推动者、关注开源的投资人、开源社区运营者等等,都是开源生态发展道路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SegmentFault 思否一直坚信技术的力量,敢于创新,与大家一起,探索改变世界的方向!

相关阅读:

什么是开发者速率?麦肯锡最新报告解读软件如何促进业务:https://segmentfault.com/a/1190000038579696

SegmentFault 创始人祁宁对话 C# 之父 Anders Hejlsberg:https://segmentfault.com/a/1190000003944860

SegmentFault 思否开源项目支持计划启动,为你的开源项目助力!:https://segmentfault.com/a/1190000022680721?utm_source=ad_index

中国开源年会专题:https://segmentfault.com/t/coscon2020

谈谈Typecho之一:一些历史:https://joyqi.com/typecho/talking-about-typecho-1.html

segmentfault 公众号

阅读 16.5k

SegmentFault 行业快讯
第一时间为开发者提供行业相关的实时热点资讯
avatar
芒果果
SegmentFault 技术编辑

一路走走看看,顺便留下点什么。

3.2k 声望
54 粉丝
0 条评论
avatar
芒果果
SegmentFault 技术编辑

一路走走看看,顺便留下点什么。

3.2k 声望
54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