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SAP成都研究院开发工程师的2020年度总结:未知生,焉知死

JerryWang_汪子熙

转眼间,又到了2020年末写年度总结的时候了。我一直觉得,对于像Jerry这样,年复一年整天两点一线,除了编程还是编程的程序员来说,年度总结可以增加一些生活的仪式感。

本文是我开通公众号之后的第四个年终总结,前三年的年度总结如下:

2020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一年,对于我来说更不例外。回顾自己前三十多年,从上学到高考,读研究生,再到求职,娶妻生子,我的生活一直都一帆风顺:硕士毕业后,我顺利加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站,SAP成都研究院,没想到一干就是14年;工作后,我结束了三年的爱情长跑,娶了一位美丽优雅,知书达礼的姑娘为妻。再后来,我们幸福美满的二人世界里,又多了一个聪明懂事的儿子。


这三十多年平静的生活,在2020年5月嘎然而止。

每个人终究都有要离开这世界的一天,无论贫穷或者富有。在2020年5月之前,我还从未真正地将死亡,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2020年6月手术结束,我从头到脚,到处都留下了手术后的痕迹。术后七天,第一次下床扶着墙慢慢行走的一瞬间,我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不再受大脑的控制。

手术后,我失去了嗅觉。从此,我再也闻不到妻子身上淡淡的幽香,再也闻不到妻子在厨房忙碌时,飘到客厅来的饭菜香味。直到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在脑海中努力回忆2020年5月份之前的岁月,回忆那些我还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嗅到生活中那些普通的味道。比如初夏里楼下小区的栀子花香,酷暑里成都猛追湾游泳池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中秋时节淡淡的桂花香味。甚至连某些公共场所的厕所里,传出的刺鼻臭味,对于如今的我来说也是无比眷恋而再也感知不到的事物了。

或许再过几年,就连“香”和“臭”这两个汉字的含义,也将慢慢从我的大脑里被遗忘。

2020年我经历了太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全身麻醉。

第一次接到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书。


第一次正式用Angular进行SAP产品开发。

第一次加入一个除了我之外,其他所有同事都是老外的开发团队。

第一次以线上的方式,担任SAP全球技术大会的嘉宾。


第一次收到同事用 "I don't care about XXX. The expected behavior is XXX. Make it happen, and show me the PR" 的口吻下达的命令。

第一次被邀请担任非SAP社区的技术评委。


第一次进摄影棚。

第一次创建了自己的微信群,并邀请了全世界各地400多位SAP技术爱好者们,在内一起进行SAP技术讨论。

在马上就要结束的2020年里,我有太多的人要感谢。

首先当然是感谢挽救了我生命的华西医疗组。如果没有TA们,按照时间的推算,现在我的坟前估计已经长草了。

一个人在身患重病,最脆弱的时候,最能感受到家庭成员陪伴在身边的温暖。我不幸患了重病,但我又是幸运的,因为我生活在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族里。感谢我的妻儿,我的父母和岳母,还有我老家一大帮亲戚们,在我生病住院时的关心和帮助。你们是我选择留在国内工作的最大牵挂。

我每天在SAP的工作时长大致和我与家人相处的时长相当,SAP是另一个让我觉得很温暖的大家庭。感谢SAP大中华区和SAP海外的同事们在我生病期间通过微信,Slack和Outlook发给我的关心和问候。


感谢我的前任领导雯总,在我住院期间对我的各种关心;感谢我的现任领导吴院长,安排我加入SAP Spartacus开发团队,帮我补全了自己技能图谱的又一块拼图。

感谢蔺小妹儿在我出院后康复期间悉心的指导。

感谢我微信上几百位好友和微信公众号上几千位粉丝中那些我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朋友们。因为个人精力有限,你们的留言有时候我无法一一回复,请见谅。

今年我的生活,和前三年比起来远远谈不上精彩,但最重要的是,我还活着。也许拥有一个美满家庭的普通人,更难去直面生死,然而今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理解到生命的宝贵,以及对现在平静生活的珍惜。

2021年,Jerry祝所有关心我的人和我关心的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感谢大家三年来的陪伴,我们2021年再见 !


本文参与了 SegmentFault 思否征文「2020 总结」,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

阅读 178

Jerry Wang的SAP技术专栏
SAP成都研究院开发专家,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Jerry 2007年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SAP成都研究院工作至今, 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620 声望
34 粉丝
0 条评论

Jerry 2007年从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SAP成都研究院工作至今, SAP社区导师,SAP中国技术大使。

620 声望
34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