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任天堂模拟器 bsnes 开发者自杀,曾遭受网络欺凌

思否编辑部
English

据报道,优秀 SNES 模拟器 bsnes 的开发者 Near 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Near(也被称为 “byuu” 和“Dave”)在上周末发推揭露其所受到的网络欺凌和骚扰:

欺凌、嘲笑和羞辱贯穿了我的一生,从最早的小学记忆到现在。这些伤害深到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只能忍受严重抑郁的折磨,当时还是在 4chan。

但是 Kiwi Farms 论坛带来了更多的骚扰,从攻击我患有自闭症,升级到攻击我的朋友,还尝试引诱我的朋友自杀,只为了获得我的反应。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我觉得对此负有责任。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什么都试过了,服用了所有可用的药物,试过多位治疗师,曾试图将自己与世界隔绝。但是一点帮助都没有,每个晚上我都充满了恐慌、恐惧和担忧。

我尝试了各种可能的方式来做出改变,只为了让这一切停止,但它永远不会停止。每隔几个月,就有新的东西出现。我再也承受不了了。

我总是尽力对每个人友好,并乐于提供帮助,除了在网上有些怪异之外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有时可能有点过于热情。他们可怕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尽管如此,如果我伤害了任何人或让任何人难过,我真的很抱歉。

互联网不是游戏,而是真实的生活。我是实实在在的人,这些伤害带来的痛也是实实在在的。我把一生都倾注在互联网上面,我没有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没有其他存在的理由,只有这个。而现在我一无所有。

对我来说已经太晚了,但我祈祷有人能对那个网站做些什么。太多的人在受苦,然而似乎没有人关心,因为在网络上我们都是 nobody,他们知道这一点。当好人无所作为时,邪恶就会胜利。

请不要因为这个而记住我。请记住我所做的一切——我的工作和奉献。非常感谢你们这些年来的善良和支持。我很抱歉,但我非常爱你们。

请不要因此恨我。我知道,这将导致你们中的一些人遭受痛苦,请理解我遭受了更多。我相信有些人会把这当成我的错,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本不必这样做,他们可以随时停下来,但他们没有。

如果 Joshua Moon 给我一点点同情,我会坚持下去的,但他没有这样做。我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非常感谢大家的友好信息。请保重自己,我非常爱你们。感谢大家多年来的支持,我很荣幸。我会很想你们所有人,但至少我终于可以安息了。

(注:Joshua Moon 是 Kiwi Farms 的所有者)

游戏论坛 ResetEra 用户 Theorymon 表示,Kiwi Farms 专注于在网络上欺凌个人:

Kiwi Farms 原名 CWCki 论坛,是一个专门网络欺凌他人的论坛,尤其倾向于欺凌弱势群体。比如 Byuu(即 Near)被认定为非二元性别,而遭到骚扰。而这似乎是导致 Near 这种情况的主要催化剂。

在这篇疑似自杀声明的推文发布后,Near 的多名 Twitter 关注者试图通过美国大使馆与居住在日本的 Near 联系。后来,Near 的一位朋友通过共同朋友、安全顾问兼黑客 Hector "Marcan" Martin 匿名表示,Near 已经去世,并披露了更多 Near 遭网络欺凌的细节。Martin 后来表示曾与“负责调查的警察部门”交流,后者证实 Near 于 6 月 27 日死亡。

被 Near 作品感动的人们纷纷在推特上表达他们的敬意和缅怀:

开发超级任天堂游戏模拟器,Near 致力于复古游戏保存和仿真

Near 在复古游戏保存和仿真领域做出了大量杰出工作,开发出 ares、bsnes、higan 模拟器,对 Bahamut Lagoon、Der Langrisser 等四款游戏进行本地化工作,还参与 amethyst 等多款软件的开发,参与保存的 Super Nintendo 游戏、电路板等多达 1200 个。

其中,bsnes 是一款非常流畅的轻量级游戏模拟器,又被称为超级任天堂游戏模拟器。bsnes 的工作始于 2004 年,早期版本在顶级硬件上运行缓慢,后 Near 对 SNES 芯片进行了去封装以更好地理解它们,目前 bsnes 已成为 SNES 模拟器的黄金标准,可与整个 SNES 库实现 100% 兼容。在专注于开发自己模拟器的同时,Near 还花时间向 Snes9x 的开发人员提供帮助,以改进该项目。

除了模拟器以外,Near 也是复古游戏保存领域的主要力量,甚至曾买下整个北美和日本的 SNES / 超级任天堂家用机系列,以确保 ROMs 尽可能真实。作为复古游戏社区的热情活动家,Near 也是指出 Retro-Bit、Hyperkin 和 Cyber Gadget 等公司未经许可在商业产品中非法使用非商业模拟器的主要声音之一。

2018 年,Near 告诉 Eurogamer:

鉴于我们的工作是免费的,我们通常无法挑战违反许可证的行为,我相信违反者很清楚这一事实。从个人经验来看,不管任何时候,当一个人提出投诉时,他都会面临一小部分公众的强烈反对,绝对会有这些产品的粉丝因为你批评这些公司或产品而贬低你。我认识的大多数模拟器开发人员都希望保持低调,在自身权利受到侵犯时,选择保持沉默。但我和丹尼尔(De Matteis,软件开发人员,RetroArch 和 Libretro 的现任领导)都非常直言不讳,也因此我们在社区中臭名昭著。这有时候让人非常疲惫。

Near 还花了很多年时间尝试为 Bahamut Lagoon 制作完美的英语本地化版本,这是一款在日本以外从未发布过的 Squaresoft Super Famicom RPG 游戏。

Near 曾对 Vice 提及这款游戏的翻译工作:

我尝试过五次,每次重新开始的原因都是我了解了更多,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发布第五次尝试版本的原因是我认为没有什么可改进的了。

此外,Near 还翻译了另一款未在西方发布的 Super Famicom 游戏 Der Langrisser,并被许多人认为是最佳翻译版本。

在个人网站上,Near 表示自己被一种 “压倒一切的追求完美的动力” 所驱使:

就个性而言,我是 INTJ-T。我更喜欢待在自己的空间,通常不会先接触别人。我一个人工作,不过当有朋友在附近支持我时,我会处于最佳状态。我倾向于过度敏感和自我批评,不太擅长社交礼仪,但我正在尽最大努力应对这些挑战。我把诚实看得比礼貌重要,把理性看得比情感重要。我有一种强烈的想了解一切的欲望,有一种压倒一切的想要达到完美的动力,这种动力往往会驱使我去实现我所能实现的一切。

我发现自己不会满足,除非在解决超出能力范围的问题,我总是寻求增加知识和能力。你会发现我总在做事,因为我不喜欢闲暇时间。

在 Near 的推特主页上,我们可以看到 6 月 27 日当天他还发布了 ares 模拟器的 v121 新版本,将该模拟器开源。

这或许是他做出的最后贡献。

参考链接:

阅读 2.2k

SegmentFault_行业快讯
第一时间为开发者提供行业相关的实时热点资讯

思否编辑部官方账号,欢迎私信投稿、提供线索、沟通反馈。

3k 声望
104.8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思否编辑部官方账号,欢迎私信投稿、提供线索、沟通反馈。

3k 声望
104.8k 粉丝
文章目录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