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Vamei

0

偶然在某公众号里看到一篇文章,得知 Vamei 去世的消息。

看到它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位“知名的 Python 技术博主”。我写 Python 技术文章有一小段时间了,也认识了很多圈内的博主。但是,这个 Vamei 是谁呢?竟不认识。我很好奇。

因为消息是从豆瓣里传出来的,我就去搜他的豆瓣。然后,一路看到了他的知乎,他的书,他的技术博客,他的演讲,他的微博,甚至他的公众号,也看到了一些友人的纪念文章。

看得越多,我就越放不下了。正好我在写一篇荐书栏目,就发现他跟我恰巧同时在读着一本未上市的新书。这个难得的巧合让我更不能释怀,我自以为这是一个神秘主义的讯息。

该拿他怎么办呢?我决定就写下这篇东西,以作纪念吧。

(1)一首诗

他在豆瓣的最后一篇日记是一首诗:

《寻影》

远处的光臆造身前的影。

影高而大,

噬我,缠绕我,御我为奴。

我与影欢歌。

倏忽,

光灭影消。

黑漆漆的我,

不知何处寻影。

发布时间 2 月 21 日,距离世日期仅一周。

一个臆造的高大的影,吃人奴役人,然而他说,与影欢歌。这是哪种的乐?是愚者后知后觉,还是英雄苦中寻乐?

光灭影消,不去寻光,却要找影,为什么?是因为没有了光,还是他离不开影?

黑漆漆的 Vamei,他的外号是“挖煤”。

挖煤,挖煤,挖的是什么煤?

挖出来知识的煤、技术的煤,照亮了读者。可是没有挖出生命的煤,又或者是,挖出的那生命的煤已烧干净了呢,没办法再继续照亮他自己?

(2)他是谁?

他生于 1988 年,本科毕业于中科大,博士毕业于南洋理工。

他出版了两本纸书《从Python开始学编程》和《树莓派开始,玩转Linux》,在豆瓣读书上出了 6 本电子书,内容既有网络协议、新加坡考古、气象人物与历史,还有手机摄影,以及一本中篇科幻小说。

他写技术博客,内容有 Python/Linux/网络协议/算法/Java/数据科学的系列文章,200 多篇,据统计,总阅读量超过 800 万。按照积分排名,他是 156 名。

他是某智能农业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因 AI 养猪而闻名,被邀请上《一席》节目做过分享。他演讲时幽默风趣,堪称程序员界的段子手。

Vamei制服一头猪

他兴趣广泛,学识渊博,从电影中聊历史,从名画中聊天气,写过科普,写过手机摄影教程。有作品发表在南方人物周刊、国家人文历史、澎湃新闻、果壳网这样的主流媒体上。

他研究过创伤心理学,写过一篇《没有杀死我的》。语自尼采——没有杀死我的让我更强大。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他写道:

我的记忆中有一些窘迫或者恐惧的片段,希望有一天能够淡然看待这些。

痛并快乐着,送给所有努力和创伤斗争的朋友。

(3)什么杀了他?

我想在他留下来的痕迹里找出一个解释:这么一个有趣的人,是什么杀了他?

一个友人的豆瓣广播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表示震惊,一个阳光男孩,一个风趣博主,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一个插画师说:“回来吧 你书稿还没写完啊”。

一个朋友说:“记得几个月前还在问我办理准生证的事”。另一个朋友说:“我还以为他忙于工作和照看婴儿,像我在我女儿刚出生那时一样,无暇顾及社交”。

大家都没想到。没有任何迹象,除了那首短诗。

人们常说,女性可能会得产后抑郁。可是,作为一个新晋爸爸,他怎么也抑郁了呢?那到底是多重的抑郁,才会使一个丈夫、一个爸爸,抛家弃子,纵身跃下高楼?

Vamei 写下了很多文字,但几乎没有写过家庭和家人。我做了一番侦探工作,才仅仅获得几条零碎的线索。最近的一条是 2015 年的年终回顾,他写到:

最先浮现的是一些快乐的孤点。和太太躲在阳台上吃自制的麻辣香锅,被辣得快要晕过去。生日那天被忽悠到公园,在亭子里意外收到一堆生日礼物。

往前一年,他得意地晒出“挖夫人送给挖煤君的生日礼物”,那是一本手工相册,贴了他的摄影作品。相册背部依稀写着“By Vivian With love”。

再往前一年,是他们相识的第三年,大概正是那时,婚姻、蜜月、搬家,和乐融融。

其它时候,其它家人,没有踪迹可寻。他全部的世界似乎都在几大网络平台中,豆瓣、微博、博客园、知乎,身份始终是网红、科普达人、技术达人、撰稿人和文青。

他的豆瓣签名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Vamei 是赤道附近一个台风的名字。按照气象规律,台风不常出现在赤道。所以,Vamei 是一个离群的风,无所顾忌地生长,不着边际地游荡。

抑郁症的倾向深深地隐藏在其中,你甚至可能怀疑,这样一个高智商的、自由的、成功的、热爱生活的人,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来。

可是,越是聪明而理智的人,越是善于藏住自己的阴郁,所以,即使是他的深夜自白中,你也看不出文字的密码:

我也提笔写文,作一些历史与自然的文章,用一知半解和胡思乱想编织成一个自己的精神世界。然而骗得了他人,却开解不了自己:那些文章,只不过是为了安放无处可去的自己。

那些试图并且成功杀死了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我仍不得而知。

继续读那篇《没有杀死我的》。他为什么会关心创伤心理学呢?

他在说创伤是一种财富,说创伤是一个成长的机会,说要不断体验创伤造成的痛苦,来达到自我的实现,这个时候,他说的是自我疗伤的经验,还是仅仅在作一份科普呢?

没有杀死我的让我更强大,可是,我变强大,那杀人犯也在变强大啊。那想要杀我的东西,并不是一把痛快的刀,而是一把吱呀吱呀的锯子,磨啊磨,等你麻木了的时候,时间就站到了死神的一边。

Vamei 啊,Vamei 啊,你要指出我的错谬么?

愿在天国,仍有撰稿创作的平台,有代码和猪。

愿在天国,没有抑郁症。

相关文章:

一席演讲:https://mp.weixin.qq.com/s/us...

没有杀死我的:https://www.cnblogs.com/vamei...

朋友纪念1:https://mp.weixin.qq.com/s/Bs...

朋友纪念2:https://mp.weixin.qq.com/s/_S...

技术圈纪念1:https://mp.weixin.qq.com/s/mK...

技术圈纪念2:https://mp.weixin.qq.com/s/EO...

PS:除驯猪图,其它照片皆 Vamei 所摄,取自豆瓣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你可能感兴趣的

helloworld_ · 3月11日

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磨难。

回复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