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人独家】Worktile王涛:创业那些坑很难避免,要磨练在坑里吸取营养的能力

科创人

image

写在前面

虽然本文中王涛坦诚地复盘了自己的一些失误,但这只是Worktile成长之路的插曲,切勿因本文选题原因导致对王涛格局与能力的误判(诚恳严肃脸)。

文| babayage

编辑 |笑    笑

**在踩坑中成长
**

也许是一种天赋

采访当日见到王涛胳膊打着石膏,“陪孩子玩山地速降,第一天初级道很顺,第二天就上了中级道……”

这就是王涛,自信而骄傲。只有少数人拥有直面过往种种的勇气,他便是其中之一,不时自嘲“莽撞”“打脸”,但一次次踩坑之后,是不断迭代、持续增长的Worktile。

王涛这种“果断决策——及时纠错——持续迭代”的成长模式,始于高考,那是王涛人生中的第一次滑铁卢,意外落榜于西安电子科大对他和家人造成了巨大冲击,“原本是十拿十稳的事”。复读是摆在面前的可选项,但王涛决定嚼碎这一次挫折,将其化为成长的营养。

他向家里要了一台电脑,几年之后,王涛的履历中多了一串亮眼的title:.NET专家,架构师,连续3届微软MVP称号获得者, 著有《你必须知道的.NET》,微软TechEd特约讲师……

此时的王涛,已经构建起了对于未来前途的绝对自信,当他感受到在外企上升空间有限,创业便成了通往星辰大海的唯一航路,“即便创业受挫要回归职场,我也一定能找到不错的工作”。

2011年下半年,王涛以合伙人身份参与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万花筒”,加入理由:看好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同事开发了一款iOS文件管理App,手机天天响,响一次就是一笔美金进账,看着眼馋”。

不久之后,万花筒更名为海纳。

**创业灵魂拷问之一:
**

能用一句话说清你的业务吗?

海纳的底层原理与彼时方兴未艾的头条模式基本一致:通过算法分析用户的兴趣,进而为用户分发相应的电影、视频、资讯等内容。

回忆起海纳,王涛感慨良多:“每一个创业者都会收到前辈很多忠告,甚至有些诸如《创业必踩100坑》这类大道理只要翻翻公众号就能看到,可只有体会过了创业了才知道,该踩的坑一个也不会少。”

海纳因创业经验不足吃了不少亏,仅举一例:品牌命名大都寓意着产品的价值取向,“海纳”之名一望便知,定是倾向于“大而全”。有别于头条明确的服务边界,海纳更具野心,试图成为用户使用互联网信息服务时的唯一入口。

那是王涛第一次感受到缺乏战略聚焦会对企业发展带来多大影响,每隔一两周团队便不得不坐在一起探讨:海纳的那一句Slogan到底是什么?“Slogan可不是宣传语那么简单,他表达的是创始团队对客户需求的理解以及对企业业务的理解。一句话,能不能说清楚海纳究竟是做什么的,服务于谁,能不能到达对方的痛点或痒点?”

周复一周的消磨中,海纳成长缓慢,不到一年时间后王涛便选择了离开,带着两条刻骨铭心的创业教训:一,创业要先有方向,否则越努力越暴毙;二,钱很重要。

之后在Worktile创业的8年期间,王涛坚定执行着“死守现金流”的金科玉律;但“战略方向选择”这一创业最高阶课程,依旧在未来等待着与王涛重逢,准备向他索要更多的学费。

创业灵魂拷问之二:

风口乍现,是果断入局还是坚守初心?

2012年,王涛用了将近一年时间筹备独立创业——也就是Worktile项目的启航。要做的事情其实在王涛心中早已成型:“在Ethos(王涛供职的外企)那段时间,我就在内部开发了一款Jira-like的工具,定名Ora。协同办公这件事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但规划发展路径、组建团队、一年没挣钱还得回点血……这些都需要时间。”

2013年,王涛带着一款名为“知事”的移动端高复杂性产品走上创业之路,他没有拥抱生态相对成熟的iOS和安卓,而是直奔当年宣告要发力参与移动端市场竞争的Windows Mobile。

简单描述下知事:上班时负责协同办公,下班后负责日历提醒,理想状态下用户一天的大事小情都可通过知事统一管理、构建秩序。

问题来自两个层面:首先,基于王涛过人的产品理解,知事迅速杀进了Windows移动应用商店排名前列——最高时位列前5,但Windows Phone销量欠佳,整体生态发展远逊预期;其次,在苹果和安卓生态中,个人日历管理的APP产品非常丰富,在Windows生态后继乏力的前景预期下,知事独特的竞争力反而因为“包含了C端功能”而被投资人降低了评分,“虽然投资人的评价未必总是准确,但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有问题,在知事这款产品上,我不仅犯了贪心的问题,也犯了投机主义错误。”

2013年5月,Worktile正式决定摒弃C端功能,全力以赴B端业务。

image
创业灵魂拷问之三:

流量变现or收费SaaS?

王涛曾当面请教过一位上市企业创始人:做战略决策时,是感性主导还是理性主导?

对方选择了前者,“本质上,所谓的理性决策是论证感性决策的过程,大部分时候不存在独立的理性决策”。

8年创业路,王涛精准的直觉、果决的性格为Worktile创造了不少战略红利,但与之对应的是,王涛的个人好恶也直接左右着Worktile的发展路径,绝大部分时候王涛都站在正确的一侧,当然意外也不可避免。

比如,与成千上万的技术创业者一样,王涛对销售这项工作多少有些抵触,阶段性地认为“销售不性感,做出产品吸引别人来用,用流量变现的模式才性感”。

2013年~2015年,王涛带领着Worktile勇闯“To B SaaS产品通过流量变现”这一性感的商业模式。事实上,Worktile取得了相当可观的业绩,市场反馈颇佳,并顺利拿到了CBC宽带资本400万美金的A轮融资。然而,“融资到位,增量十倍”的美好愿望却落了空,原本10万级的业务量在试遍了种种方法之后,也只是增长到了20万(约数),远低于预期。

王涛思考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最终决定彻底重构商业模式:“我一直关注着协同工具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脉络,前后深度研究过数百款相关产品,下决心进行调整的原因是:在To B付费习惯已然非常成熟的欧美市场,也几乎没有依靠流量支撑变现实现盈利的成功案例。站在2020年说,即便是钉钉这种天级流量的巨头,通过流量而不是收费实现盈利的可能性恐怕也不大。”

这大约是Worktile创业历程中最颠覆性的一次调整,王涛十分慎重地与创始团队封闭式长谈了三天三夜方才最终拍板。团队每个人都清楚,这次调整意味着产品、人才配置、组织结构……团队自上而下、方方面面都将受到巨大影响。

仅举一例:流量模式下需要强大的运营团队,而SaaS收费模式下需要的是销售人才。酸甜苦辣皆是创业的味道,陪伴Worktile成长许久的运营团队最终全部离职,而王涛与销售负责人的磨合也经历了诸多波折。

无论如何,调整后的Worktile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在日趋激烈市场竞争中牢牢占据了一席之地,成为协同SaaS赛道领军级企业之一。

**创业灵魂拷问之四:
**

中型全量or聚焦研发管理?

“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协作工具95%的功能是无效的,Worktile希望做一款简单而认真的产品。”

——王涛 2012年

 “今天在产品层上Worktile的定位是‘一体化多场景的协作办公平台’,能够满足一家公司在工作场景的多样化诉求我们也会把一些原来传统的软件,像OA类的一些产品拿进来,以免让客户跨不同的工具去衔接数据。”

——王涛 2017年

如果只耍春秋笔法,看上去王涛又做了一个“打脸”的决定,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王涛尝试“中型全量”模式有着非常成功的对标对象:在美国市场,Zoho、Freshworks等服务于中型规模企业的协同产品能够实现20亿美金的年收入,其脱颖而出的底层逻辑在于:中型规模企业相比小型企业,已经产生明确甚至剧烈的协同场景;与此同时,大部分中型企业没有多余精力自行研发内部系统,多头采购进行拼装的能力都欠奉。基于这一明确的市场需求,“中型全量”型协同系统的商业潜力不可谓不大。

在准确的战略定位指引下,2015年至今,Worktile市场表现出色,团队上下士气高涨,并在2020年7月完成B+轮投资。相较之下,王涛倒成了Worktile团队中格格不入的存在,时而眉头紧锁独自长考,时而东奔西走四处求教。

作为一名坚定的长期主义者,在王涛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中型全量”之路前景并非一片坦途。威胁主要来自两个方向:第一,如同若干年前To C互联网企业必须直面“生,死,腾讯”一样,中国To B市场同样成为了巨头一咳嗽、全体都感冒的生态模式,钉钉、企业微信入局后带来的直接挑战不可无视;第二,全量场景带来的复杂需求造成了巨大压力,撇开业务规模倍增带来的直接压力不论,更让王涛感到不安的是,在广泛场景中不得不面对迥异的专业性挑战:“Zoho有3000人团队支撑,而我们还不到100人,需要应对不同客户、不同领域内的复杂问题,客户总是比我们专业。我理想中Worktile应当扮演赋能客户的角色,不能只是被动响应需求。”

“我必须要为Worktile找到第二曲线,在这条新的道路上,Worktile将更加有力、更加精准地赋能客户。”

王涛将Worktile自身的能力模型、客观经营数据以及海外行业生态通盘长考了无数次,最终敲定“研发管理”这一细分赛道。

“首先研发管理是我的初心,团队创始合伙人的能力都聚焦在这一领域;其次,我们多年积累的经营数据显示,50%的用户是研发团队;第三,聚焦细分赛道是创业团队最合体的发展模式,持续发力于一点,不说进步和成就吧,即便是吃的亏、挨的训也都在这一件事上,都是可复用、可积累的价值。”

自2018年起,Worktile潜心调配精英资源布局第二战略曲线。将近两年的时间中,团队精心打磨了一款凝聚行业实践经验与先进功能的研发管理工具,与此同时,团队大部分成员都参与了ACP证书、Scrum Master、DevOps Master……等研发管理专业课程的培训,“我要求团队上下尽可能多的了解研发管理,走在客户前面这是Worktile对自我的高标准要求。”

▲2020年9月1日,承载着Worktile第二战略曲线雄心的企业级敏捷开发效能管理工具PingCode将正式面市。

据说,在Worktile有一间简单布置的海贼王主题办公室。在《科创人》有史以来最坦诚于过往的交流之后,与王涛在北京8月的夕阳下握左手作别(受伤的是右手),脑海中响起了海贼王的一句台词:

“我不是天生的王者,但我骨子里流动着不让我低头的血液。”

这句话几乎是为王涛量身定做的,相信不止《科创人》对他有此印象:天生骄傲,仍是少年。

阅读 836

科创人
专访科技创业者的小媒体,专注分享粘皮带肉、有血有泪的创业经验。
219 声望
1.5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219 声望
1.5k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