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人】Rancher江鹏:从清华工程物理学硕士到云计算开源创业者

科创人

image

2005年—2011年 微软

爱上IT的工程物理学硕士

科创人:清华大学工程物理学硕士,为何选择IT作为自己的人生事业?

江鹏:在大学的时候对计算机和软件萌生了兴趣,我1998年上大学,那个时候互联网远没有现在那么发达,高校里大家还是用教育网、局域网,交流沟通的平台以BBS为主。当时在高校里比较流行的是Firebird之类的关系数据库系统,对软件比较感兴趣的同学就会去 BBS拿到Firebird的系统,然后自己再在Linux、UNIX或者FreeBSD上编译,构建出来一个论坛。到了毕业的时候,我就想是不是从事自己感兴趣的方向比较好一点。

科创人:毕业后选择加入微软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江鹏:2005年的时候,像微软这样的一个大外企,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蛮有吸引力的选择。那时候的情况和现在不一样,BAT不像现在那么火,也没有太多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如果你想从事IT行业或者软件行业,大外企对大多数人来说算是不错的起步。

科创人:“大企业还是创业企业”,很多IT专业毕业生都会纠结这个话题,您认为选择大企业的得与失?

江鹏:优点是待遇好、制度严谨规范,人际关系比较简单,同事都很优秀,内部有一套规范的新人培养体系,并且优秀的制度能够有效支撑人和人、团队和团队之间的协作。

不好的地方在于,在大公司绝大部分员工只是一颗螺丝钉,负责的领域非常有限,通常情况下,如果你不尝试着去突破边界,你的视野相对来说会比较小一点。

科创人:回顾职业生涯初期,您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决策是什么?

江鹏:在微软的时候,我就职于微软上海的全球技术中心,那里主要负责微软产品的技术支持和服务,而技术中心有两个不同的成长方向,一个是往后端深入,转到核心产品研发团队,另一个是往前端转,成为技术专家,与客户做交流,帮客户做规划、实施。

我在微软工作两年之后,发现自己更希望了解客户的实际需求,所以选择了往前端转,加入解决方案专家部门PFE。当时我们接触的都是一些大企业级客户,比如汽车、银行,和这些客户进行更多的交流,深入了解在客户场景下如何使用产品,客户有哪些需求,产品的演进方向或者迭代是不是真的可以满足这种需求?这是一个很难得的学习机会。

2011—2015 Citrix

在大型解决方案中磨砺管理协同

科创人:2011年为何选择加入Citrix?

江鹏:在微软工作了6年之后,我对微软的产品线已经掌握得相对比较彻底了,想挑战更多的东西。2011年是云计算风起云涌的时代,微软的产品线很丰富,但Azure当时在国内的推广力度并不是很大。Citrix体量小,但在云计算上更为专注和专业。

2011年,我以解决方案顾问的身份加入Citrix,虽然工作性质相近,但负责的内容范围要大很多。在Citrix你需要提供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需要从业务角度出发为客户构建解决方案,提供的解决方案里不仅有Citrix的产品,还会涉及其他开源解决方案或者第三方解决方案。

科创人:这份新工作给您带来了哪些挑战?

江鹏:做大型整体解决方案的挑战很多,我们曾经为知名的大厂交付过全球培训部门的完全自动化、云化的新环境交付平台,这个项目糅合了第三方闭源、开源、自研等等多种方案,至今仍在提供服务。

第一个挑战来自管理,我第一次管理一个内部和外部混合的团队。管理内部团队相对简单,因为彼此相对熟悉,每个同事的技能水平、专长你都清楚,能够比较容易地协调资源、安排任务分工。但面对一个外部团队,你只有在进入到项目后才有机会去了解他,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去了解他们的技能水平,弄清楚他们是否适合负责这一部分的工作。在项目刚开始的两三个月,都是在磨合团队。

第二个是业务复杂带来的技术挑战,这个事在当年没有人做过,它并不是一个成熟的软件产品,而是全新开发了一套系统并且整合各种组件所形成的整体解决方案,技术挑战比较大。我们一开始规划得得比较理想化,代码开发半年之后就可以交付一个MVP版本给客户演示,完成第一阶段的目标。然而到了集成测试阶段,我们发现问题非常多,我记得2012年底是最痛苦的时候,我们要给客户交付第一个MVP版本,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做集成测试。测试流程非常复杂,它对接了各种各样的系统,每一次测试时间也非常长,暴露出来很多问题,测试辛苦、修Bug痛苦。那两个月我们每天都工作到凌晨3:00,第二天早上起来又继续。

除了挑战,这一次经历也让我更理解开源软件,对开源软件的商业模式和影响力有了更直观深刻的认知。

2016—至今 Rancher

挑战准创业,没人做的都得做

科创人:成长有两种觉醒模式,或者是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是我想做件什么事,您似乎是后者?

江鹏:是的,加入Rancher也是类似的原因,Rancher 2015年底进入中国,早期员工只有两位我在Citrix的前同事,他们邀请我加入,我就去了解了一下容器技术,了解后我判断容器可能代表着技术的发展趋势,至少是之一。我对云计算这个领域一直很感兴趣,认为这对我的未来成长有益就加入了,至于团队大小、是不是稳定,我并不是很在意。

科创人:身为Rancher中国拓疆者,准·创业的体验如何?

江鹏:相比起真正的创业,我们最起码不用担心哪天发不出工资(笑),但整体的创业体验应该是类似的,从0到1的团队建设、内部规章制度流程的制定、各个体系的建立……等等,我们都完整经历过。Rancher早期的同事都身兼多职,发现有事情没人去做,你就需要去做。

科创人:从微软到Citrix更像是个人能力的升级成长,是纵向的,但创业组织中可能需要更多的横向能力,来自舒适区之外的挑战有哪些?

江鹏:演讲(笑),我相信很多技术出身的创业者都有类似的经历,做技术的人一般比较内向,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讲话,但在创业公司,很多时候你不得不去做一些演讲,让大家更了解你的公司和产品。因为不擅长所以不自信,更需要做万全的准备,演讲前我会反复翻阅PPT,模拟演讲过程,确定自己准备好了后紧张感才能消退一些。

科创人:谈谈您对开源软件商业化模式的理解?一个永不休止但也总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江鹏:有一篇关于开源的文章,作者是Peter Levine,他在开源领域经验很丰富,以前是XenSource的CEO。他认为成功的开源软件要满足三个标准:

第一,项目和社区匹配,project-community fit,开源项目是不是能够创造一个比较好的开发者社区,社区成员能够为项目积极贡献代码。以这个为标准的话,Rancher算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开源项目,Rancher目前在GitHub上有15.6k的star,是容器管理平台领域star数最高的项目。

第二,产品和市场匹配,product-market fit。PMF对任何商业项目都是核心话题,无所谓开源闭源,就不用多作解释了。

第三,价值和市场匹配,value-market fit,软件的价值主张是否匹配客户的付费意愿。这部分Rancher仍在摸索当中,虽然我们已经有相当多的付费客户,但是相比开源社区用户总数而言,占比还是比较低,这是我们不断摸索和前进的方向。

科创人:很多技术人面临35岁困境,大量声音将其归咎于技术的迭代创新,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江鹏:我认为技术人必须要有持续学习的能力,但我并不认为技术的迭代会直接带来人员的淘汰,有持续学习能力的人总能发现更多的机会,也能够在足够强大的竞争者面前创建更卓越的商业帝国。

Rancher创始人梁胜博士曾经写过一篇文章_《写给程序员的话》_,他提到,很多技术人以为跳槽换取高薪水是IT行业的标准成长模式,但他认为积累个人声誉远比积累薪水重要,而积累声誉的方法就是“成为世界第一流”。任何行业其实都存在迭代升级的可能性,譬如谷歌之于搜索,Zoom之于视频会议。技术人可能抱怨IT领域的新知识、新语言层出不穷,但很多东西是有共性的,对于有学习能力的朋友来说,他能够快速适应表层的变化。

阅读 438

科创人
专访科技创业者的小媒体,专注分享粘皮带肉、有血有泪的创业经验。
219 声望
1.5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219 声望
1.5k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