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人】悦跑圈CTO钱荣明:创业成瘾,识人为先

科创人

image
2010~2011 推推网

初次创业 合伙之殇

在跳进创业这个火坑之前,钱荣明曾供职于一家日本企业的中国分部,这份工作本质与对日外包无异,那种“日复一日在极度标准化的工业流程中做一颗螺丝钉”的感觉,虽然能够沉浸式学习日式管理的精髓,但对自负于技术实力、胸怀野心的钱荣明而言,束缚感日渐增强。

2010年,他选择离职,成为推推网的联合创始人,“二十五六岁,很多事不太懂,只是希望能做互联网相关的工作,看到机会就加入了”。

简述一下推推网的模式:有别于当时市场上相对主流的“公司对公司”“公司对HR”这两种猎头模式,推推网定位于“猎头对公司”,同期竞品便是同年创建的猎聘网。

相比于日后名声大噪的竞品,推推网却早早泯然众人,原因何在?10年之后提起当年的教训,钱荣明仍会慨叹不已:“创业要找好合伙人,除我之外有两位合伙人,一位能掏钱但又不能持续掏钱,也没有意识到融资的重要性,最终还意外离世;另一位创业之后心态有了波动,以为创业了自己就是老板了,导致很多事情判断出现问题,甚至遭到了牢狱之灾。”

初次创业早夭,失落不已的钱荣明决定入职IBM整理情绪。可不久后他便发现,“创业是件上瘾的事,火苗一旦点燃再也灭不掉”。2012年,经由熟人介绍,钱荣明结识本来生活创始人喻华峰,后者正在寻找靠谱的技术团队,二人一拍即合。

钱荣明成长心得1.0

  • 识人断事,识人为先。
  • 创业,找钱是个永恒的课题,团队中最好有一位能够无缝接触投资圈的CFO。

2012~2018 本来生活

住进仓库的CTO

离开上海进京创业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做出这个决定之前钱荣明属实纠结了一阵,尤其初次创业留下的教训过于刻骨铭心,在决定北上面见喻华峰之前,他将后者所有的公开报道反复阅读多遍。虽已离开本来生活两年有余,钱荣明对喻华峰的评价仍然颇高,“我平生结识的最优秀者”,语气中敬意满满。

2012年,生鲜电商方兴未艾,本来生活在北京地区的主要竞品只有沱沱公社。如今回望,亿万级生鲜江湖的十年腥风血雨足以集结成书,但在故事的最初,钱荣明们除了注册公司、注册网站这些“杂活”,还要面对一个最基础的问题:生鲜电商这个行业到底需要一套怎样的IT系统?“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没有人能说准这个行业的稳定形态”,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外采CRM、WMS、ERP三大件,供应商是当年“南易迅、北京东”的易迅网技术团队,“虽然吃不准生鲜电商的最佳模式,但大家都觉得生鲜肯定要‘快’,易迅网的一日三送很有吸引力”。

客观而论,本来生活在行业洪荒之初得以启动运转,这套采购来的系统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比如ERP系统确实很出色”,但也遗留了不少隐患,“他们做了一件令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了把核心代码加入系统中,将所有逻辑写在了同一层里,不管逻辑是否通顺,甚至也不管该不该写在其中,全部一股脑写进去,然后把这个包加密了。当我源代码购买来解密之后,那一瞬间我就想把系统推翻重做。”

随着本来生活的逐年成长,模式逐渐清晰、业务规模迅速扩大,技术团队的攻坚方向也日渐明晰:第一,克服流量压力;第二,搞定WMS(仓储管理系统)。前者是电商快速发展期间,许多企业都面临的共性问题,务实的钱荣明向同业虚心求教,最终决定采用小米的解决方案——那些年里,小米新品的抢购之火爆大家有目共睹。

相比之下,打造一套符合生鲜电商行业特征的WMS系统,成为钱荣明的主要功课:“仓库这件事情对集团而言是战略级的课题,难点在于要在不同地方建立不同等级的仓库,解决思路就是模块化、可配置。”此时钱荣明发现,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软件供应商,要打造一套能够cover仓储行业复杂性的产品,“我们要懂行业、懂技术、懂培训,进可趴一线深度调研、退可熬夜加班敲代码。我要求产品和技术定期去公司第一线工作,当时团队的一位技术同事做了个功能,自认为做得非常好,我去仓库干了一个礼拜,针对他提的功能改了 40 多处。问题在于,技术人员本能追求精确,但仓库场景追求的是效率,坐在办公室里的研发人员永远理解不了仓库管理人员,那没办法,你必须要去体验。”

论个人收获,在本来生活的六年时间内,身为创始合伙人的钱荣明在管理、行业视野、商业思维等多个领域内大跨步成长。2018年,随着前置仓对行业产生冲击、本来生活转型新零售,钱荣明与喻华峰就“新零售应该如何发展”产生了不同的理解——“现在看,他的判断是对的”——这最终导致了他的离开。

钱荣明成长心得2.0

· 如果一家公司宣称技术能满足业务需求,我会认为这个公司前途惨淡,成长型企业业务永远在发展,技术永远在追随着业务发展的脚步,技术人员如何更好地去帮助业务成长,是首要考虑的事情。

· 有一天,有一台机器的容器挂了,我对技术人员说,你把机器重启一下吧!没几秒钟,突然收到报警。我问那位同事,你做了什么?他反问,你不是让我重启服务器吗?作为技术管理者,一定要清楚地对下属表达自己的意见,否则,一旦出现操作上的“歧义”,后患无穷。

-- 广告--

2018~2019 花路

不存在的需求,判断错的痛点

离开本来生活后,钱荣明决定独立创业,希望“以区块链技术改造提升具体行业场景”。

他选择了彼时在国内风生水起的“偶像选秀”赛道,希望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出一个绝对公平、公正的排行榜,以此汇聚流量。产品定名为“花路”,一个因某韩国偶像选秀节目而大火的名词,寓意美好未来。然而不久之后他便发现,“选秀商业模式中,公平并不是绝对痛点,火与不火有时反而需要一些人为操作去调控”。

花路迅速转型,第二站定位于“互动剧”,灵感来自全球级流媒体巨头Netflix的一次尝试,打造多剧情线的短剧,由观众选择情节分支进而收获不同结局。遗憾的是,花路又一次没能击中市场痛点,“剧的成功需要流量支撑,真正能火的剧大都是知名IP,改编自动漫或者小说,我们这种自制剧要想成功,需要先验证剧本、再验证演员、最后验证发行模式。复盘来看,关键要素都在外部,我们自己能把握的只有‘创作’这一个环节。另外,互动也不是吸引观众的价值点。”

看着账面每个月融化掉的大几十万现金,尽管心有不甘,钱荣明也只能选择止血。

钱荣明成长心得3.0

 · 尽量不要碰名声不好的行业。我们做区块链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臭名昭著,割韭菜不稀奇了,还有连合伙人都割的,这导致我们谈融资、谈合作总是受挫。

 · 要把握准市场痛点,巨头的尝试也许只是尝试,我们擅长的也许不是价值,必须要理解透彻市场到底需要什么。

2019~至今 悦跑圈

空降为与不为 疫情福祸相倚

2019年,悦跑圈CEO梁峰来到上海面会钱荣明,二人一拍即合。“一是我本人喜欢在不同城市生活一段时间,二是我本人也很喜欢运动,从个人喜好的角度来说,加入悦跑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之所以梁峰急需有经验、懂商业的技术管理者加盟,是因为步入快速发展期的悦跑圈,技术团队出现了因急剧扩张陷入混乱的状况,梁峰希望钱荣明的加盟能够重建秩序,帮助技术团队与企业战略同频。在钱荣明看来,问题的根结一目了然,“要么产品带着技术走,要么技术带着产品走,两条线分开、各自有一个老大,这就很难配合好,难免出现矛盾”。

这是钱荣明职场生涯首次以空降兵的身份加入一个成熟团队,为此他做了充足的准备。初次与团队见面时,他开诚布公地阐述了几个关键政策:第一,安抚技术团队军心,说清楚自己是只身而来,没有从外部继续挖人过来的计划,“我只是一个打工人,在座的各位骨子里都有悦跑的基因,所以我不会阻碍大家的提升发展,希望大家支持配合”;第二,调和技术团队与产品的矛盾,“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出现‘过去不是这么说的’‘之前那个人不让干’这些话,讨论业务可以,一旦无法达成一致告诉我,我来决策,我为结果负责。”

钱荣明没有使用休克疗法,而是采用温养的手段逐渐将悦跑圈的产研带上正轨,就在团队上下一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新冠疫情带来了一次计划外的巨大挑战。

“没人出门,没人跑步了。”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悦跑圈决策层召开在线会议,当日决定开拓新产品线,“在线健身,帮助用户在家就能锻炼身体。确立项目、确立负责人、分配资源、快速上马,这套悦跑圈对抗疫情的产研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幸运的是,疫情很快便得到了有效控制,市场回暖期比预计提前许多。因祸得福,随之而来的是用户数量高速增长,“大家越来越重视健康”。还有更大的利好消息:马拉松赛事恢复举办,原本与线上结合并不紧密的几大著名城市马拉松赛事,不约而同地加强了线上建设,而定位清晰、行业影响力巨大的悦跑圈,自然便成为了线上商业合作的首选。

面对市场复苏,悦跑圈并没有放松警惕,一方面,充分捕捉市场破冰反弹的利好,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新产品研发的脚步也没有停下,一款人工智能健身教练的产品已经进入测试阶段。

谈及未来规划,“当下一定是为悦跑圈提供战略支持,从技术角度帮助悦跑圈为运动爱好者提供更多的服务。至于未来,虽然现在看还很遥远,我希望自己还是能够独立创业,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情。”

“如果说榜样的话,成为一个像喻华峰那样的人吧,我对他的个人崇拜还是很强烈的。”

阅读 437

科创人
专访科技创业者的小媒体,专注分享粘皮带肉、有血有泪的创业经验。
219 声望
1.5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219 声望
1.5k 粉丝
宣传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