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人】维格表创始人陈霈霖:喜茶数字化转型的结晶是vika维格表

科创人

image

金融基酒的IT人生

在《科创人》的专访名录中,陈霈霖异类得过于醒目:大学就读于北师大商学院金融系,人生梦想是做一名职业经理人,系统性深度学习IT技术是毕业入职金山游戏之后的事。

陈霈霖将独特的成长路径归因于原生家庭影响。别家孩子接触电脑,要么是玩游戏产生兴趣,要么是学习编程起手,而陈霈霖的IT初恋却是WPS+DBase——陈母是政府文员,工作内容是在DOS操作系统下整理各种数据。同龄孩子在FPS、RPG的世界里大杀特杀,陈霈霖却在母亲的指导下,写写文档、输入命令,对着屏幕上的每一点变化欢呼雀跃。

8岁那年,陈霈霖自学编程,高中便尝试参与互联网社区的建设、运营,之所以没有选择IT专业,“一是自认为技术能力够用,二是觉得IT技术要为某个事情服务,这些事情拥有更高的价值,所谓‘这些事情’大概就是今天我们谈的‘场景’”。

扎根场景之中,探寻使用技术优化场景效率、提升场景价值的可能性”,这一具有前瞻性与格局的场景化技术思维,不断推动他进行各种尝试。

大一那年陈霈霖胜选班长一职,上任第一件事是采集同学个人信息,别家班长都是发纸—填写—收取—上交,陈霈霖灵机一动,用JavaScript写了一个报名网站运行在iPod Touch上,为了防止同学误触Home键(那个年代iPhone系产品还是新鲜东西),他还很周到地用黑胶布将设备的下巴部位缠了三圈。

在这套稚嫩但要素俱全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支撑下,设备在全班同学手中传递一轮,便生成了一张信息完整的电子表单。

自此,“用技术解决实际问题”成为了陈霈霖的多巴胺密码。他的业余读物,既非金融亦非IT,而是诸如“星巴克数字化转型故事”“麦当劳背后的IT系统”这类IT手段帮助传统企业转型的资料,并且积极参与计算机专业同学接的项目,搞定各种企业实际需求。

大四那年,金山校招,向陈霈霖发出了定向邀约,“那时候也不太懂,光知道这公司特别有名,在我心里感觉和微软是同级别的——当然后来发现不是一回事(笑)”。顾不上职业经理人的梦想,2012年陈霈霖加盟金山游戏。

科创人:在金山的那些年,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霈霖:扎实的技术能力。进入职场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菜,就像NCAA的状元进入NBA也要经历菜鸟赛季一样,业余爱好者与职业专家的能力鸿沟显而易见。有了那段经历,我才真正意识到“1万小时定律”的价值,真正系统性地掌握了C++语言。

科创人:您是自由选择学习C++的,还是团队的选型需求?

陈霈霖:岗位要求,金山毕竟是一家创建较早的公司,刚加入的时候我也困惑,感觉团队的技术栈选型偏旧。但回过头来看收获其实很大,学习C++帮助我更透彻地理解计算机基础原理,也许效率上Java更好,但C++更为扎实。

结缘喜茶

敢想敢做的数字化转型先锋

陈霈霖在金山苦修五年,前三年任职游戏开发,后两年参与多款To B工具研发,在开源社区积累了一定知名度。2017年,陈霈霖带着自己的解决方案登门拜访彼时风头正劲的喜茶,本是打算谈个单子,一来二去却收到了来自喜茶创始人聂云宸的诚挚邀约:我们这边缺一位IT主管,是否有意?

陈霈霖长考了数月时间,一个IT人加盟一家奶茶企业,究竟是不是人生正途?最终他说服了自己,“我研究过那么多成功企业案例,如今有一机会亲自实践,风险再大也要把握”。

2017年,陈霈霖只身一人加入喜茶,担任数字化转型小组负责人一职。短短两年多时间内,陈霈霖不仅晋升为CTO ,实际上更是集数字化产品策划、技术研发、网络运营、IT 管理四大职能于一身,堪称喜茶的数智大脑。

科创人:数字化转型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它意味着变革,变革必然伴随矛盾、冲突,您成功帮助传统企业完成了数字化转型,您是如何协调各方利益、缓和矛盾冲突的?

陈霈霖:在喜茶我选择了高风险、高回报的变革方式:大刀阔斧、四面出击,力争短期内取得成效。这种做法十分危险,如果在一个大企业这么做,我大概率活不过半集(笑)。

我认为_传统产业IT化的根本痛点源于“人心”_,抵触情绪无处不在,我说要做小程序,有人说小程序留不住客户,必须做APP;有人要上OA系统,我说不用OA,企业微信、钉钉就是了;有人要上ERP,我说现在那些云版收银系统里都有供应链管理,他们又不信,后面上了1000万的 ERP;还有会员,要学星巴克收钱办张实体卡,我说扫个码就是会员;我要组建IT团队,有人反对,说这些外包就好了,为什么要自己做……数字化转型每一步都有阻力,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拘囿于传统方法和传统思维,不愿走出舒适区;二是变革影响了自身利益,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内部都有既得利益存在。我决定争取每一个阵地,否则错误的方向会带来更高的改造成本、甚至直接伤害企业经营,这未必是最好的决定,大家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成功率更高的方法。

好在聂云宸对我给予了很大支持,数字化转型的铁律:如果不能取得广泛共识,就全力说服CEO(笑)

科创人:顶层的有力支持肯定需要实际效果来“续费”,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任由变革不断制造成本的同时却看不到效果,您在这方面采取了哪些方法?

陈霈霖:您还挺会问的(科创人:谢谢),我将企业数字化分成四个板块,数据平台、数据引擎、数据营销、数据管理部分,最容易出成绩的是数据营销,或者准确些说,与用户有关的那部分。任何一个企业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有客户需求存在,在公司与客户的关系上制造优化效果,最容易建立普遍共识、缓和矛盾。最初我们甚至没有制作工具,仅仅是使用企业微信进行客户管理,就能直观展现与客户运营相关的数据增长,立竿见影,投入产出比肉眼可见。

真正的数字化转型有一个天然优势,就是数据呈现、价值可感知。相比之下,1000万的ERP,多久才能收回成本?哪些收益应当计算为ERP的功绩?很难说清楚。

科创人:在您看来,数字化转型的难关、深水区,是哪个阶段或者哪些领域?

陈霈霖:我认为是企业规模扩大后,IT团队的一道选择题:工具还是代码,这个问题是我离开喜茶的直接原因之一。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会需要各种各样的系统,你会发现这些系统都是跟Excel相关,是将各部门的Excel表变成一个在线化的系统。传统方法就会想找工程师来写代码、做系统,21世纪过去20年了,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方法,这样做只会不断积累问题、制造新问题,锅会越来越大,最终将制约企业良性发展。正确的解决方案,应当是创建一个可以更快生产系统的产品——这就是维格表的雏形想法。

我写了一个Demo,希望能够成立单独团队孵化运营,并且也能有效解决喜茶规模扩张带来的挑战,可惜没有得到认可。我当时觉得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就算当时不下岗,过几天也要下岗,索性自己走出来,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养大、做精。

-- 广告--
image

裸创维格

15张落地页之后选择妥协

2019年6月,陈霈霖净身出户,裸辞创业。和诸多理想主义者一样,从创业的那一天起应当经历的市场毒打,一样都不会少。

首先是融资难,即便有爆款企业的成功经历背书,陈霈霖依然在资本市场吃饱了闭门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次北京活动邀约“喜茶CTO陈霈霖”参会,五星级酒店招待,陈霈霖笑嘻嘻地北上进京——第二天便住进了68元/晚的招待所。

住在招待所的那段日子,陈霈霖拜访了京城多家知名天使投资机构,一无所获,最大的收获反而是招待所的室友们:隔壁床是一家地产企业的副总裁,陈霈霖离职前恰是喜茶副总裁,两位副总促膝长谈创业艰辛、人生唯苦;同屋还有备考的研究生、准备出国学习外语的中学生,“连我自己都有一种进京赶考的感觉,可惜我的成绩是‘落榜’”。

柳暗花明的是,陈霈霖本以为喜茶时结识的PE投资机构不会对初创项目有兴趣,但了解到维格表的设想后,后者主动登门表达合作意向,这让陈霈霖深深慨叹:融资的核心是志同道合的信任关系。

最终,IDG、天图成为维格智数的天使投资。

2019年9月,维格正式启动,2020年6月产品内测,同年10月公测。

科创人:维格表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它能解决哪些问题?

陈霈霖:vika 维格表是一款面向 API 的智能多维表格,定位于新一代企业数据协作工具。作为多维表格的首创者,vika 维格表将过去复杂的 SaaS 企业软件简化得像 Excel 一样灵活易用,可以有效满足不同行业、错综复杂的数据管理需求,帮助企业打造可配置的新型数字化系统。

图片

科创人:创业以来,哪些事情与您的预期背离最大?

陈霈霖:那可太多了,比如我觉得产品上线就能大卖,结果显然不是如此,我意识到创业这事不能太乐观,开始调整自己的预期;比如我们认为这是一款用于企业数字化改造的工具,可真正的种子用户却是产品经理、项目经理、电商运营人员这些新新人类,还有些朋友拿来用做化妆品管理、网盘、市场数据分析……

这个现象的背后,也是我最大的预期背离,就是“市场究竟怎么看我”。我其实一度很讨厌别人认为我们是个表格,可我们做了15款落地页,什么“一站式数字化平台”“人力资源转型工具”“零售数据管理工具”…结果发现大家都认为我们就是表,那我们就必须是个表,以前起名字还想过要叫维格云,算了,就叫维格表吧。包括大家都认为我们是Excel的替代品,我想了想不无道理,其实Excel是第一轮数字化浪潮的核心工具,我们在核心层面改造争取成为第二次浪潮的引领者,不是坏事。

我一直相信做事情务必要尊重外部视角,直到自己创业,才意识到尊重外部视角本身意味着否定自己的意愿,这很痛苦,但还是要做。我不相信产品为王,还是要去客户那里找答案,看看他们究竟需要什么,哪怕再不理解,也要从他们给出的选项中选择。

剧透:维格表并非工具

我们还在路上

科创人:目前有很多C端用户在使用维格表,但根据您的战略规划,维格表依然会是一款To B产品?

陈霈霖:我对维格表的分类是“B端化产品C端化运营”,在推广层面我会采用很多C端的推广手段,和Excel一样,任何一个人使用Excel都不是有销售上门来找你。

科创人:您曾经说过做事情要“弄脏双手”,我理解为这是深入场景、直接解决问题的态度,但为何您的创业项目选择做一款工具?

陈霈霖:这里要剧透一下,我们不是纯工具,维格的发展规划是从技术产品到解决方案提供者,只是我们还在路上。

科创人:从技术工具到融合场景价值的解决方案,是To B服务中的一道巨大鸿沟,维格决定挑战哪些行业或领域?

陈霈霖:我们是一个非常好的一站式企业数据管理与协作平台,包括OKR、项目管理、CRM、内容生产、活动运营,可以从公司、人、事的目标和具体的工作内容全部协作一体。传统的系统会把这些割裂开,比如研发项目管理,到了运营和市场就失效了,数据和公司整体协作就断层了,所以我们给新经济和互联网公司讲维格表,他们很容易理解并推广至团队。

科创人:那么在各个领域内,维格与目前市面常见的领域垂直类软件服务,有哪些差异化竞争优势?

陈霈霖:我们并不是这些软件服务产品的竞争对手,而是他们的连接器,以往这些产品的数据都来自Excel,维格表更好地满足依赖Excel的一部分需求。

科创人:您曾经提到过,Landing(落地)是一个让您体会到震撼感的词汇,维格表的B端落地有哪些方法?

陈霈霖:谈下想法吧,我认为To B服务就像按摩师一样,每服务一个企业就是一次“上钟”,要想服务好,直接上手一套标准化捏法,只会把客户按跑,留下一堆怨言。真正的落地,一定要先问清楚客户哪里不舒服、是踢球伤到了还是爬山累到了?再有针对性的提供服务,并且最终解决掉客户的痛苦。

我们非常重视最终给客户创造的价值,实施团队、客户成功团队正在组建当中。

阅读 223

科创人
专访科技创业者的小媒体,专注分享粘皮带肉、有血有泪的创业经验。
219 声望
1.5k 粉丝
0 条评论
你知道吗?

219 声望
1.5k 粉丝
宣传栏